财新传媒

封面报道|四大ICU主任详解病毒 来自最前线的防治之策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20年第5期 出版日期 2020年02月10日
可以听文章啦!
全中国重症医学人员云集武汉,降低死亡率的阻击战进入关键时分,医生在做什么?危重病人靠什么活下来?缓解问题的关键在哪里?
《财新周刊》 文|财新记者 高昱 萧辉 包志明 摄影记者 丁刚 (发自武汉)

关口前移

  1月29日,中华医学会重症医学分会、中国医师协会重症医学医师分会、中国病理生理学会危重病医学专业委员会共同发布《齐心协力,拯救生命,打赢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阻击战——致全国重症医学专业同道倡议书》,表示新冠肺炎阻击战正进入关键阶段,“新冠病毒感染后期,有相当比例的病人出现呼吸衰竭、肾功能衰竭、循环衰竭,重症管理的专业化科学监测、生命支持与救治将是有效减少死亡率的重要措施。重症医学的专业使命,决定了我们必将成为此次阻击新冠肺炎流行战役中的重症病人生命救治的主力军。”

  “我们之所以发布倡议书,是因为疫情到了一个比较关键的时刻,危重病人的数量越来越多,重症救治将面临巨大挑战,迫切需要大批重症医学专业医护人员奔赴一线,拯救生命,减少死亡率。”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复兴医院重症医学科教授席修明对财新记者说。根据当时国家卫健委数据,截至1月29日24时,中国累计报告确诊病例7711例,重症病例1370例,重症病例数比27日增加了约40%。

  这之后,更多重症医学专家从各地云集武汉。以2月1日为例,中南大学湘雅医院院长带领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两名ICU护士长组成专家团队从长沙驰援武汉;同日启程的北京大学医学部第二批援鄂抗疫医疗队名单中,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也都是院长、书记亲自带队,以重症医学科主任、副主任、ICU护士长为主。2月3日,有消息传来,以国家医学专家组和援鄂抗疫医疗队为主的“国家队”正集结于武汉同济医院中法院区,集中接治重症新冠肺炎患者。援鄂抗疫医疗队由北京协和医院、北京医院、中日友好医院等多家在京委管医院的重症医学科、呼吸和危重症医学科、感染科专家组成。

  

1
2020年1月25日凌晨,来自广州、上海的医疗队伍抵达武汉天河机场,并随机带来医疗物资。

  作为国家专家组成员,姜利也可以继续留在金银潭医院,在自己熟悉的环境治病救人,但她说自己更愿意去收治确诊轻症病人的方舱医院或者宾馆隔离点去“捞人”。

  “我现在特别想干的是把上游解决掉,就是把那些轻症将要进展到重症的病人找出来,及早施治。下游你是在最后救命,但是其实把上游工作做好,能够救更多的人。”姜利说,“我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些病情刚开始加重的病人,他们开始出现低氧的情况,就是呼吸困难,嘴唇颜色变紫,还会感觉乏力,无精打采。”

  姜利刚到金银潭医院的时候,第一波有10个病人,有一个当天就治愈出院了,其他9个里,3个危重,5个重症,低氧程度远较普通肺炎严重,现在还有3个住在ICU,另外6个都死了。让她很难过的是,这些病人因为各种原因不能及时入院、治疗滞后,有的病人送进ICU病房时就已经处于濒死状态,医生都来不及分析其病情变化。

  “重症医生的任务,是通过ICU的力量及时抢救危重症病人,降低死亡率。说到底是在亡羊补牢,但是洞太多的话是补不好的。我想从上游把它掐断。”姜利说,传染病学有三个原则,就是对付传染病最有效的办法是控制传染源、切断传播途径、保护易感人群,“这三件事,现在一件都没干好。”

  在前线待了十几天,所见所闻让习见生死的姜利有了很多感触。“想让少一些人死,就应该关口前移,早诊断、早发现、早隔离、早治疗,在前期轻症阶段早进行医学干预,从轻症中迅速地把可能变重的病人筛选出来。这个工作现在是否有人在做?我猜大概够呛。我现在收到的病人太滞后了,前头的环节估计也是滞后的。”

  她说:“大家应该意识到,虽然对这个病毒没有特效药可以完全阻断病情,但如果能在刚开始病情加重的时候把病人筛选出来,及早进行高流量氧疗,其实我可能花一分力气就行了,但是一旦已经极度恶化,就必须花十分力气。我们现在就花十分力气。”

  彭志勇也认同这一点,“在轻症和重症之间,相对比较容易控制病情,发展到危重症,治疗难度就大了,占用本就稀缺的医疗资源也更多。”

  姜利曾经在国外学过灾难医学。“以地震为例,地震像我们这样的重症医生是不去第一线的,第一线的是去筛选伤员,检伤分类,然后分级后送,可能第1级的医疗站就做最基本的伤口处理,第2级的能做救命性的急诊手术,第3级的再做大手术,伤情严重的直接用直升机运到后方大医院。”

  在姜利看来,关口前移方法很多,可以派小分队巡查,也可以进行社区医生培训,由有经验的专家设计一套评分系统,给几个指标都赋分,社区医生去完成分筛工作,加起来之后超过一个分值的就及早送到医院救治。

  在某种程度上,杜斌就承担着巡查“捞人”的工作,只不过他收到的指令是到各家定点医院和非定点医院,了解收治入院的确诊或者疑似的危重病人情况,看有没有明显已经进入危重阶段的确诊或者疑似病人得不到及时有效的治疗。然而他无奈的是,参加过数以十计的地震、火灾、塌桥等重大公共突发灾难事件的救援,以往他作为从北京派来的重症治疗专家,都会得到一份救援指挥部给出的详细的各医院收治病人清单。这次救援,没有人事先给他病人资料数据,都得靠自己一家家医院去跑、去摸底。

  这些麻烦,都没有磨掉这些常年在ICU里经历肾上腺激素和多巴胺“风暴”的医生们的勇气。

  在上述那份重症医学三大分会倡议书中,他们写道:“重症医学专业从她诞生的第一天,就注定了与现代医学面对的灾难、瘟疫、战争和临床医疗生命支持与救治的密不可分,就注定了从事这个专业的医护工作者的责无旁贷。中国重症医学的发展,清楚地反映了这个专业在灾难中、在国家重大卫生事件中的历练与成长,2003年的SARS、2008年的汶川地震、2015天津滨海爆炸⋯⋯重症人冲在第一线,从死神手中抢救病人并取得令人瞩目的成绩。重症医学的专业使命,决定了我们必将成为此次阻击新冠肺炎流行战役中的重症病人生命救治的主力军。”

  面对财新记者,席修明又加了一句:“疫情进入关键时刻,重症病人不断增多,重症医学救治必须做好长期准备。”

  财新记者邸宁、 文思敏,实习记者黄雨馨、陈丽金、王颜玉对此文亦有贡献

  点击收听记者萧辉采访彭志勇的音频故事一个武汉ICU医生的坚定与遗憾》 

  此文限时免费阅读。感谢热心读者订阅财新通,支持新闻人一线探求真相!成为财新通会员,畅读财新网

  注:本文刊发于《财新周刊》2020年第5期,原题为:封面报道|抢救新冠病人

  更多报道详见:【专题】新冠肺炎防疫全纪录(实时更新中)

  [《财新周刊》印刷版,各大机场书店零售;按此优惠订阅,随时起刊,免费快递。]

版面编辑:张翔宇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内蒙古银行 王文涛 亟待 启东事件 一期一会 刘志庚 银监局 引力波 德国商务签证 商誉 收官 诚通集团 好大一棵树 银河证券 无法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