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是什么阻碍了我们好好退休?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18年第37期 出版日期 2018年09月17日
失当的政策可以修改和纠偏,内化的心理倾向可以通过教育逆转,我们退休生活的前景,也可以掌握在自己手中

  文|聂方义
  北美精算师、注册金融分析师、注册另类投资分析师

  16年前妈妈退休,每个月有1000元左右的社保养老金,到现在有2000多元。“一个人过日子,勉强够花。”妈妈告诉我。

  妈妈的养老金不高,我有责任:家兄生于计划生育政策出台之前,我在之后。为了生我,父母被各罚一级工资,原本就不宽裕的生活,更为拮据。用微薄的工资养家糊口,辛苦了一辈子,直至退休时,妈妈也没多少积蓄。

  妈妈的退休老本,只有一套住了30年的老房子,一笔“勉强够花”的社保养老金,还有三个儿子。好在孩子多,妈妈虽然退休金不高,但至少在财务上,我和家兄是妈妈退休生活质量的保障。妈妈这一代人,可能是能够同时享受养儿防老传统和领取社保养老金的惟一一代人。

  参考重要经济数据,推荐查阅财新数据通【CEIC库】

版面编辑:王影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