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蛮生长半年多后,备受争议的短剧行业进入市场洗牌、监管收紧的下半场

冬日,浙江东阳市嘉华宴酒店内,上千平方米的宴会大厅被屏风和活动木板隔开,分成了两个相似的拍摄场景:几张摆放着高档红酒道具的餐桌、两张颜色不一的“龙椅”,群演们身着西服饰演大公司的股东或宾客,保镖和打手们则身穿黑色大衣,手持棍棒或短刀。一切准备就绪,特约演员杨杨和周鹏走进大厅,分别加入《时空殿主》和《威震九州》两个剧组——演员到场,竖屏监视器接通,灯光布置完成,摇臂摄像机就位,两个规模相当的竖屏短剧剧组在一个宴会厅内同时开机拍摄。

短剧《威震九州》拍摄现场,一位外籍特约演员宣读“圣旨”,摄影师在一旁拍摄特写镜头。在横店,不乏外籍演员前来演戏“淘金”。

2023年,浙江东阳横店影视城内,短剧行业行情井喷,随处可见正在拍摄中的短剧剧组:有剧组20小时在同一场景中连拍8—10场戏;有场务小哥连续工作30小时不停歇;有剧组吃饭时间被压缩到10分钟……据艾媒咨询《2023—2024年中国微短剧市场研究报告》,2023年中国网络微短剧市场规模为373.9亿元,较2022年暴增267.65%。另据国家电影局数据,同年中国全年电影票房为549.15亿元,网络微短剧的市场规模已不容小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