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周刊|银行代客衍生品交易暂停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20年第50期 出版日期 2020年12月28日
从“原油宝”到贵金属交易风波,暴露出商业银行代客开展“类期货”商品衍生品交易的风控疏漏。未来如何管理代客环节?衍生品交易怎样实质性监管?
 

  文|财新周刊 朱亮韬 吴红毓然 刘彩萍

  “年初‘原油宝’,年底‘贵金属’,银行的代客衍生品业务到底在干什么?”一位监管高层问道。

  2020年11月27日起,工农中建四大行及招商银行等多家银行陆续公告称,将暂停办理贵金属交易相关业务的新开户。据财新记者了解,银行的集体行动,跟监管部门的窗口指导直接相关。

  究其原因,是近期有个人投资者通过浦发银行渠道参与国内白银“类期货”投资亏损巨大,不断维权,引发监管部门重视,担心重蹈“原油宝”覆辙。此前在2020年3月,因原油价格暴跌,不少散户买入银行“纸原油”业务,由于银行跟客户已提前约定了交易日,以至于底牌尽露;4月21日,中行的客户们一头撞上了“负油价”的历史时刻,6万客户显示“穿仓”58亿元,引发市场争议(参见本刊2020年第16期封面报道《中行“纸原油”覆灭》)。

  参考重要经济数据,推荐查阅财新数据通【CEIC库】

版面编辑:吴秋晗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