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新浪转发

实现低碳转型,需要更多的“零碳领路人”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22年第25期 出版日期 2022年06月27日

  [市场企划]

  随着中国提出“3060目标”,在2030年实现碳达峰、2060年实现碳中和,作为推动全球温室气体减排关键力量和落实减排任务的市场主体,企业如何响应这一诉求并制定行动战略、策略和实施步骤,成为重要且关键的一环。其中,头部科技制造企业通过一系列组合拳打造绿色体系,引导和带动整个产业链上下游共同实现低碳转型,并引领和赋能其他产业绿色低碳转型,具有重要的意义。

  “绿色产品”、“国家级绿色工厂”、“国家级绿色供应链”,这一系列力求对环境的影响(负作用)最小、资源利用率最高、并使企业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协调优化的一套绿色衡量标准,已经在中国推行了经年。如今,“零碳产品”、“零碳工厂”、“零碳园区”乃至“零碳供应链”体系的建立,更聚焦于温室气体排放,这对企业来说是一项新任务。在一套成熟的衡量标准和指标体系出台之前,与国际同行基本站在同样起跑线上的中国企业,如何趟出一条科学又高效的减碳之路?

  企业探索零碳之路尚不及两年,大多数国内企业如何兼备发展与绿色转型,远期目标虽立而眼下实际行动蹒跚。在“零碳产品”、“零碳工厂”、“零碳园区”乃至“零碳供应链”体系的打造上,需要一套科学高效的方法指引。

  联想作为中国数字经济头部企业之一,立足全球市场的视野和现实,早些年就开启了减碳之路。从2006年开始收集、测量并报告各办公场所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在2011年实现自身运营(范围一)温室气体的零排放,开始接受能源和气候变化数据的第三方审查,并不断协同国内外合作伙伴自愿承诺温室气体减排、推动产品碳足迹标准和计算工具的开发、参与国内外主流绿色低碳标准的研制等等。其在科技制造领域的“零碳”探索,2020年3月成为全球知名榜单Carbon Clean 200上中国内地企业中使用清洁能源最多的公司、Gartner 2022年全球供应链25强中亚太区唯一上榜的高科技制造企业、2021联合国全球契约组织《企业碳中和路径图(Corporate Net Zero Pathway)》中的“ICT制造减碳”样板企业。

  联想,是如何将气候雄心付诸减碳具体行动并取得成效的?联想十几年的自觉探索,可以提供哪些经验?

不停息的“零碳”寻路

  2015年的巴黎协定确立了“努力把2050年的气候升温幅度控制在1.5℃以内”的目标,意味着未来十年的碳排放量必须大幅减少到相当于2010年的45%。这是一场任重道远的征程,顶层规划、组织变革、技术革新、有效行动,一个都不能少。

  按照《温室气体核算体系》,碳排放的统计口径包括三个范围,范围一是企业拥有和控制的直接温室气体排放,范围二是购买的能源产生的间接排放;范围三是其他的排放这包括产业链上下游运输、员工差旅等活动产生的排放。放眼全球,国内外不少领军企业纷纷针对上述范围公布了碳中和目标与应对实施路径,范围三是难点。其中,ICT企业的低碳转型尤为惹人注目。

  相较于传统高耗能行业,电子类产品虽然不是单点耗电最高、环境污染巨大的产品,但却是供应链长、产品特性复杂、使用范围广、使用时间长,总体耗电量大的产品。此外,ICT硬件和设备往往寿命较短,数字技术的快速发展加速了数字产品的更新换代速度,使得能源的消耗大幅提升。但与此同时,技术革新广泛使用后带来的规模经济和范围经济效应,会显著降低整体碳排放量。显然,ICT企业在“碳中和”全局中能否带来广泛的减碳效应,既取决于其产品生产制造环节的”零碳“,也取决于其基于科技创新带来的减碳示范和赋能效应。

  按照PAS 2060“标的物”的划分,碳中和可以分别从企业的碳中和、产品碳中和、活动/项目碳中和三个层面来推进实施。那么,“零碳产品”、“零碳工厂”、“零碳供应链”就成为企业走向零碳之路的三个重要抓手。

  但这首先必须立于全生命周期碳足迹的计算,并让排放数据可见、可比、可问责,才能在寻找新的解决方案以应对气候变化及其他环境挑战的过程中实现低碳转型,所谓“想减重先上秤”。在SBTi科学碳目标倡议2015年发起之前,联想于2009/2010财年设定了10年内减少20%温室气体排放的目标,2011年报告实现了范围一的温室气体零排放,2012年开始检测供应链排放和碳减排目标达成情况,2014开始在官网发布基于与麻省理工学者和行业领导厂商共同开发的PAIA工具计算的全生命周期产品碳足迹报告。2018年对标兼备雄心与科学性的SBTi后,在严苛的科学指引下,联想在2019/2020财年超预期地完成了减少92%的温室气体排放。

  这背后是一系列减碳组合拳的支撑,涵盖了顶层设计、组织变革和技术革新的多维努力,涉及到产品、工艺、供应链、工厂、回收、包装等各环节,以及供应商、运营和客户三个层面。

  现在,联想正在与“科学碳目标倡议”SBTi合作,设立更细化的第三代目标,并确认路线图。联想的目标是,以2018/2019财年数据为基准,2025/2026财年,联想全球运营活动90%的电力将来自可再生能源,全球供应链将减少100万吨温室气体排放,到2030年实现公司运营碳排放减少50%、部分价值链的碳排放强度减低25%,在2050年底之前实现净零排放。

  减碳,已经成为企业的基因,贯穿于产品全生命周期。

你的电脑,“零碳”吗?

  当一台电脑摆在你面前的时候,不仅是一款可以联通世界的窗口,也是整个产品生命周期留下的碳足迹。要打造一款零碳产品,需要从产品的设计、生产、材料选择、包装选择,乃至运输物流,消费者使用过程中的能耗,以致回收等整个周期的“零碳”努力。

  2022年5月,联想发布了Yoga Slim 9i笔记本电脑,据联想官方消息称“这是世界上第一款通过能源之星TÜV莱茵公司认证‘碳中和’的笔记本电脑”。标准依托的正是前述PAS2060,根据这个标准,一个“碳中和”产品从原料开采、加工、包装、运输、生产到回收需要进行精确的碳足迹分析,并通过绿电应用和碳汇采购的方式进行抵消,从而实现温室气体“净零”排放。这意味着产品首先要在能效提升、材料环保和可回收、产品耐用、智能生产等方面穷尽可能。

  企业还需要考虑的是,为了实现产品的“零碳化”,需要投入多少的研发力量,为此的财务可行性以及市场的开拓性又是怎样的?这需要进行科学论证,并根据自身实践不断调整,有步骤、分阶段地迈向“零碳未来”。

  这背后,是企业在技术创新上的坚韧努力。以竹纤维包装的研发为例,相比于普遍使用的具有缓冲性能、价格便宜的EPE聚乙烯材料,竹纤维材料的成本或将提高三倍,但100%生物降解的特点大大减少了包装物料的使用。

  如今,所有的ThinkPad系列产品的包装全部采用100%再生料或竹纤维做缓冲物料,仅2020/2021财年就已减少使用140吨包装物料。今年4月份,联想公布了新的ESG进展,承诺到2025年,全线计算机产品100%含有再生塑料,累计使用量达13万吨。

  对于立足全球市场的企业来说,低能耗产品,在气候雄心下的各国环境法规约束下,势必具有很强的竞争优势。

  当然,“零碳产品”的打造,并不仅仅只是生产企业的雄心规划,也要是消费者的购物自觉。在购买了拥有零碳认证的联想电脑后,客户会收到来自北京绿色交易所发放的碳中和证书,这种绿色附加值的赋予,会激励消费者成为企业“零碳产品”的发动机,以需求侧和供给侧的联动效应推动电子产品更节能、耐用和可持续。

打造零碳工厂

  数据显示,在生产端,我国各类工业园区和制造业工厂所产生的碳排放,占到全国碳排放的31%,基本来自于支撑制造业工厂运转的能源电力、热力,以及传统的化石燃料燃烧,这意味着很多产品的减碳压力来自于生产加工过程。也即前述范围二的指标要求。

  依据ISO14064-1国际标准对应的规范要求,建设“零碳工厂”需要量化组织在一定时间范围内运营导致的直接和间接温室气体排放,并通过自愿碳交易市场购买相应的碳指标,实现企业在该时间范围内的碳中和。这不仅包括工厂本身的能源消耗积极转化为清洁电力,还需要诸多数字化技术赋能新一代的工厂,使产品的制造生产过程更加清洁高效,进一步降低碳排放。

  但减少多少碳排放才能称之为“零碳工厂”,现在业内尚没有明确的零碳评价标准作为指引。建立全国统一的“零碳”标准和认证体系,是推动和衡量制造业平稳迈向碳中和、促进高质量可持续发展的关键。这涉及到两个方面:一是标准,二是行动。

  在标准方面,4月22日,作为首个企业合作伙伴,联想与中国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所认证中心一起启动制定首个ICT行业零碳工厂标准,提出ICT行业零碳工厂评价通用要求,覆盖基础设施建设、生产运营、碳中和管理、信息化协同、零碳绩效等维度,建立零碳工厂系统评价指标体系。

  与此同时,联想在天津的工厂作为“零碳工厂”试点单位,依据标准规范要求探索打造科学可复制的零碳制造智能解决方案样本。联想的探索是,在设计阶段就开始从功能型、建筑型、能效型三方面分析各种零碳举措和设计参数,确定园区五位一体评估框架,并运用新能源、先进的碳减排工艺、绿色制造技术,优化建设运营方案,同时通过采用清洁能源、加快绿色技术创新应用、智能化转型等方式来实现低功耗基础设施、可持续资源使用、数智化平台等的建设。

  这既有已有技术的沿用,也有新技术的攻坚。其中,联想耗费三年时间研制成功的低温锡膏制造工艺每年可帮助行业减少二氧化碳排放5956吨,相当于每年节省253万升汽油。

  回看这一技术的研发过程,联想在“零碳工厂”上的执着与坚韧鲜明见证了其在兑现气候减排承诺上的“真诚”和实力。不同于常规的焊接技术需要峰值温度达到250度,低温锡膏技术可将焊接的峰值温度降至180°C左右,并将板翘曲率降低了50%以上,使得印刷电路板组装工艺的能耗和碳排放量减少35%,有效解决了困扰电子产品制造流程十几年的高热量、高能耗、高二氧化碳排放量的“三高”难题,且为产品集成化拓展了更大的设计自由度和想象空间。这个技术是Intel在2015年提出的设想,但只有联想投入了人力财力,花费三年时间攻克下来,如今已向全行业免费推广。截至2021年3月,因低温锡膏工艺所带来的二氧化碳当量减少已超过7500公吨,相当于37平方公里森林一年可吸收的温室气体量。

  同时,联想在天津也将推进零碳园区的建设,在数字化全面赋能智慧园区的基础上,推动实现信息化、专业化、智慧化的节能减排方式,以更加精细、动态的方式实现产业园区绿色及低碳发展。

上下游联动,携手碳中和

  电子产品是供应链很长的产品,出了“零碳工厂”的“零碳产品”并不意味着已经走完了“零碳之路”。全球环境信息研究中心(CDP)数据显示,一家公司的供应链环节所产生的碳排放往往是其企业运营范围碳排放的5.5倍。尤其对于科技制造企业来说,供应链是碳减排以及绿色环保关键的一个环节。按照欧盟《尽责调查法案》,大企业要在防范供应链上的环境与社会责任风险方面富有合规性责任。这意味着,大企业一要防范供应链传递的风险,二要引导供应链上企业履行环境责任,合规运行。

  作为一家深具全球视野和格局的企业,联想希望在2025年之前,使整个供应链减碳100万吨。能不能、如何实现这个目标?根据CDP的数据,只有4%的企业设定了供应链目标,推动供应链减碳是减碳行动的大难点。按照科学碳目标总体路线图在范围三的细化要求,实现“零碳供应链”需要在针对下游企业的产品供应、上游供应商的管理和物流管理三方面均要有所行动。

  在2021年CDP供应商参与度评级(SER)及领袖榜单上,联想集团再次获得最高级别“A”级评级,并与全球其他517家企业共同登上供应商合作评级领袖榜。这意味着,在实现“零碳供应链”的道路上,联想具有发挥头部企业作用的能力和成效。

  在供应商的管理方面,联想的策略是,首先制定基于自身的碳减排目标,然后与供应链体系里企业的减排目标相结合,接着升级现有绿色供应链体系,研究标准制定,设定短期、中期和长期的目标,并付诸实践。在前两者的基础上,再推进对供应商环境治理成效的管理工作,比如,在上游采购环节推出“绿色发展计分卡”,从行为准则、CDP绩效评估、水资源减用目标、冲突矿产管理、温室气体减排、可持续发展报告等30个以上的指标对供应商进行打分,并基于这个分数分配供应商的采购额度。联想还会要求供应商每年通过RBA线上报告工具或CDP报告平台正式提交环境影响数据,建立ICT产业高质量与绿色发展联盟,和行业里的先进企业以及供应链的核心合作伙伴进行合作,形成标准,影响上下游合作伙伴。联想还与大部分供货商订立合同,以践行全面的责任商业联盟(RBA)计划,并通过正式的评估报告及独立审核直接验证供货商的合规程度。按支出计,目前已有95%的供货商加入了该计划。

  根据近期收集的供应商数据,与2018/2019财年基准年相比,联想所采购商品和服务产生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了12.78%,已经完成了2029/2030财年降低25%(每百万美元采购开支)的一半。

  在物流管理方面,联想的物流排放核算及减排工作与全球物流排放委员会(GLEC)框架内容相一致,并且通过多式联运、优化运输方式、整合和利用、优化网络、技术和自动化、奖励并认可合作伙伴的相关成绩来推动减排。联想计划,通过应用智能生产物流系统、智慧物流大脑、智能终端配送优化方案等解决方案,可以实现降低人力45%、提高排单效率40%、降低配送车次及里程并减少排放。

  毫无疑问,“碳中和”正在重构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的经济增长模式,倒逼各行各业通过数字化、智能化转型来提质增效,节能减排,实现高质量发展。不同行业的企业如何基于自身特点走出一条趋于“零碳”的道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底层的行事逻辑是一致的。

  联想作为自觉的先行者,其前瞻性的战略眼光、智慧的机制安排和科学的行动推进,在打造中国“减碳”的样本,也是企业提升自身竞争实力和企业效益的新抓手,更是带领上下游企业将“减碳”化成本为优势的宝贵行动。在这场惠及全球人类乃至下一代的减碳行动中,具有全球格局的大企业,其高标准、重流程、勇创新、深具科学性的率先探索和成效,必将给后来者以勇气和经验借鉴。

  *本文刊发在财新市场企划版块,不代表《财新周刊》编辑部观点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