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编辑絮语·凌华薇】纸原油是创新还是违规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20年第17期 出版日期 2020年05月04日
可以听文章啦!
银行能否将国际期货产品拆细、去杠杆后,转化成极低门槛的代客交易?
本期值班主编 凌华薇

  这个4月对中行来说是黑色的:折戟“原油宝”,内外盘损失近百亿元,不但得罪了6万客户、赔上了银行的声誉,连中行几十年的看家本领——衍生品交易的专业风控能力,也在同行比较下受尽碾压。

  目前中行和监管机关未对此案的重要细节做公开披露。在媒体的努力下,此案被还原了基本事实(参见《财新周刊》2020年第16期封面报道“中行‘纸原油’覆灭”)。连日来市场议论不休,从原油价格战、期货与衍生品交易规则、投资者适当性原则、监管、法律责任等多角度切入。目前基本能达成共识的是,中国的散户通过几家大中型中国银行提供的平台,海外抄底原油期货,遇上了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公开修改交易规则后首度以负值结算的黑天鹅。多方遭遇了围猎和绞杀,但这是阳谋而非阴谋。在交易规则和信息公开透明的情况下,市场风险考验的是机构的风控能力。从“纸原油”的设计原理来看,投资者的损失应只限于内盘100%的保证金部分;而外盘遭遇的极端境况,无论属于市场风险还是操作风险,银行都应该担责。

版面编辑:杨胜忠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高澜股份 大庆油田 版税率 朝鲜美女 何立峰 田纪云 商誉 十三届三中全会 周浩 雷洋案尸检 宏观调控 王晓东 张进 吴晓灵 新西兰8 0级地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