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当孩子挤满儿童精神科病房|编辑荐读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22年第6期 出版日期 2022年02月14日
应对中国青少年抑郁,药物治疗为何成为现实中最主要且几乎惟一的方案?
2021年11月18日,北京大学第六医院儿童精神科诊区人头攒动,不少家长带着小孩候诊。图/范俏佳
 

  文|财新周刊 赵今朝 范俏佳,戴凡恺(实习)

  入夜,北京大学第六医院(下称“北大六院”)儿童精神科一楼门诊室的灯光依然明亮,孩子、家长以及医护人员在走廊上穿梭。

  “(医院)哪里都没什么人了,这儿还有这么多人!”有护士经过时嘟囔了一句。下午门诊出诊截止时间是四点半,随着医院叫号屏幕不断滚动翻页,时间已过两个小时,这里的医生还在持续加号。

  曹庆久便是其中一位。全国总共不到500位儿童精神科医生,他是其中之一。对他来讲,儿童门诊加班已是工作常态,早则七八点收班,晚则过了凌晨,疫情之后几乎都是如此。

  参考重要经济数据,推荐查阅财新数据通【CEIC库】

版面编辑:刘春辉
推广

财新网主编精选版电邮 样例
财新网新闻版电邮全新升级!财新网主编精心编写,每个工作日定时投递,篇篇重磅,可信可引。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