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周刊|乡村振兴的仪陇样本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22年第31期 出版日期 2022年08月08日
从参考孟加拉国格莱珉银行的小额信贷、妇女互助中心到村级互助合作社,再到县级养牛联合社,仪陇乡村协会用将近30年的实践由社会公益机构转型为农民合作经济组织,它做到了什么、还未完成什么
2022年7月9日上午,四川南充仪陇县龙桥乡关门石村,一头牛轻嗅前来喂饲料的袁兆明妻子。
 

   文|财新周刊 唐爱琳
   图|财新周刊 张芮雪

  农户新购入的两头牛死了。

  前不久,四川南充仪陇县乡村发展协会(下称“仪陇乡村协会”)孵化的县级养牛联合社,组织3户养牛户从吉林视频选牛,选中的55头牛犊被打上耳标。经过两天多的长途运输和气候变化,牛犊到了养牛户家后出现不同程度的应激反应,高烧、咳嗽、腹泻,一些牛甚至无法站立,其中的两头没能等到专业技术人员进场治疗。

  7月5日晚,作为仪陇乡村协会秘书长和养牛联合社理事长的高向军,与卖方技术员、购牛户等讨论到夜半,试图理清各方责任。为避免以往小农户购牛被骗、远距离运输应激处理能力差等情况,联合社经过实地考察与卖方签订协议。根据协议,卖方应从当地农户处收牛,并在牛场中观察7至15天,接种各类疫苗后方能运输,但实际上卖方却从市场上临时购买牛只,未进行足天观察;农户也需承担小部分责任,4个月及以上的牛犊才有足够免疫力经受住长途运输,但价格也相应较高,与更年幼的牛犊差价可达到每头2000元,“农户就想多添点牛”;加之养牛户和卖方跟着牛过来的技术员处理应激能力欠缺,造成了牛只死亡。

  [《财新周刊》印刷版,按此优惠订阅,随时起刊,免费快递。]

版面编辑:李东昊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