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造飞碟的人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16年第8期 出版日期 2016年02月29日
《财新周刊》 财新记者 于达维

  十多年前,我接触过一些民间科学家。他们扛起了挑战相对论的大旗,甚至担负起为中国造飞碟的重任。

  我最开始注意到他们,是2003年底的一则报道《专家呼吁:国家有关部门应关注反重力研究》。我据此寻找当时与会的专家。其中的一位,提出了一种新的相对论。据他介绍,这个理论不仅包括相对论中的一些东西,还能解释相对论不能解释的现象。他的相对论研究,从1966年就开始了;20年后的一天,他觉得已经发现了引力的奥秘。

  在做生意的同学提供的25万元经费帮助下,机缘巧合,他和当时的华中理工大学的一位教授一起进行这一实验,历时两年。在实验后项目验收会上得出的结论是,“低真空中实验曲线的解释,还有待探讨,更高真空,更高精度的情况仍有待研究”。虽然没有明说,但实验基本上是失败的。但在他看来,“这已经是可以得出的最好结论了”。

  后来我又找到当时负责这一项目的那位教授。那位教授的语气很坚定,“实验中确实没有看到他预测的结果,即使提高仪器精度,也没有用。他没上过大学,也不懂相对论。如果学过一点物理的话,就知道他的理论是胡说。”

  2003年底,我再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刚刚在《思维科学通讯》上发表了论文。此时,他的身份是一家管理科学研究院思维研究所的研究员。在北京西直门外一家涮肉馆里,他一边大口吃着毛肚,一边分享他“研究陷入低谷”的苦闷。

  后来我就跟他没有联系了。听说在有关方面的支持下,他们在继续进行中国反重力飞行器的研究。

  多年之后,我也零星看到一些他们的消息,他们的反重力研究还在继续。他的身份仍是那家管理科学研究院思维研究所研究员。

  他还是北京某相对论研究联谊会副秘书长。现在他们把自己的组织称为反相组织。“反相”就是反相对论。除了开各种研讨会、写各种信,还有一个重要的手段就是“申诺”,也就是申请诺贝尔奖。在他们看来,一本名为《挑战爱因斯坦相对论学术论文集》中的很多研究,都是可以“申诺”的。

  他们不知道,或许只是不想知道,是没有“申诺”这一途径的。正常的诺奖文章必须经过评审,发表在正规学术期刊上,经过同行检验并获得认可。

  有人说他们是骗子,他们要的是学术荣誉背后的名利。另一些人觉得,他们只是陷在自己所深信的东西中间走不出来,谁也劝不动。只是,官方学术体系中的科学家,很少有耐心陪他们做实验,即便到最后证明他们的理论是胡说八道,所以就由着他们自说自话。

  在不少人看来,如果这些人系统学习一下经典物理和现代物理,相信他们也能发现自己的漏洞,只是因为他们看惯了太多一夜成名的故事,不愿意按部就班地走科学的道路——这条道路太辛苦,成功率太低。

  就这样,几十年过去了。

版面编辑:邱祺璞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