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对“偷票房”的愤怒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16年第27期 出版日期 2016年07月11日
《财新周刊》 财新记者 黎慧玲

  影院花式“偷票房”又一次惹怒了发行方。7月3日,博纳影业发行总经理刘歌发布了一封言辞激愤的公开信,称公司制作和发行的电影《所以……和黑粉结婚了》被“偷票房”,博纳影业对查实偷票房的影院将断其片源。影迷们也在多个网络平台上晒出了当地影院花式偷票房的证据。

  偷票房是国内电影市场长期存在的行业怪现状。“偷票房的现象在偏远的小城市比较严重。一线城市的市场规范得多,几乎不存在偷票房的现象。大影院更追求行业排名和品牌的建设,品牌、连锁、直营影城在这方面非常规范,而且影院经理对这种现象也深恶痛绝。”刘歌称。  

  2013年光线传媒出品的《致青春》遭遇“偷票房”,曾引起舆论关注。当时光线传媒总裁王长田在微博上公开谴责偷票房行为,并说业内人士估计约有20%的票房被偷漏瞒报。据《人民日报》援引统计数据,2015年被“偷”的票房至少有45亿元,这一数据约占全国电影票房的10%。

  业内人士介绍,院线方往往通过以下三种途径偷票房:一是不采用电脑售票,私下出手工票或者另备一套系统的机打票;二是采用团体包场,先进场后出票、多进人少出票或者干脆整场不出票;三是使用结构性票价,譬如一张票将电影票价、爆米花、可乐等搭售,按最低限价给发行方结算。

  现在偷票房的手段更隐蔽。“以前肆无忌惮,现在转入地下。有新技术新平台新手段的配合,甚至有售票系统利用双系统、插件帮助偷票房,票房系统对黑客来说太脆弱。”刘歌说。

  “秘钥”是发行方的应对手段。“每个影院在这个平台上都有相应的编码,盗票房者我们不会给秘钥,它们连放映的资格都没有了,就无所谓偷与不偷了。”刘歌说。

  博纳影业此前发行的《烈日灼心》《后会无期》《智取威虎山》《澳门风云》等多部影片也遭遇过偷票房,博纳影业因此而停了二三十家涉及影院的片源。

  从近年的政策轨迹来看,监管已经行动,票房监察系统将越来越严格。早在五年前,针对“偷”票房这一现象,国家电影事业发展专项资金管理委员会就已开始着手研究解决方案,利用数字化技术进行监管是其研究的方向。

  对于影院市场上的偷漏瞒报票房的违法违规经营行为,2014年1月24日,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布了《关于加强电影市场管理规范电影票务系统使用的通知》,提出了严格完善影院票务软件产品市场准入制度等多项要求。今年1月,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影局召开全国电影市场管理工作会议,要求从1月20日起全国展开电影市场集中治理活动。

  同时,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协会统一建立全国社会监督平台,在官网上设立举报中心,24小时接收举报信息,开通社会监督电话、邮箱和“电影票房监督”微信公众号。

版面编辑:邱祺璞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