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封面报道·辅文】披着互联网金融外衣的非法集资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18年第03期 出版日期 2018年01月15日
可以听文章啦!
披着互联网金融外衣混淆视听,又掺杂诸多新型手段,“钱宝系”这类跨区域、多业态的非法集资,对分业监管模式带来挑战
2017年5月15日,江苏南京,打击和防范经济犯罪宣传日活动举行,民警现场向市民介绍非法集资等经济犯罪防范知识。
《财新周刊》 文 | 财新记者 吴雨俭

  近期钱宝网骗局的爆发,让很多人联想到2015年末的“e租宝事件”。作为彼时线上规模第四大的P2P公司,e租宝案是以融资租赁之名行非法集资之实。

  许多业内人士认为,除了涉案规模和非法集资的本质,钱宝与e租宝在模式上并无可比性。简单而言,钱宝的基本业务模式包括三个环节:抵交押金、做任务、获取高额收益。在钱宝网站上,有各式各样的“任务”,大体分成两类:“广告”和“分销”。前者需要用户观看指定广告,以帮助广告主实现宣传效果,从而获得奖励金;后者则是一种“信托式商品分销模式”,用户加盟后只需宣传推广卖商品,发货等均由平台负责。两种任务都需要用户先缴纳“保证金”,保证金越高,收益也越高(详见前文“钱宝‘庞氏’倾覆记”)。这样的模式,事后看起来是一场赤裸裸的庞氏骗局。

  但钱宝网的壮大得力于互联网金融的不断普及,披着互联网金融的外衣混淆视听,又掺杂了许多非法集资的创新形式,带有明显从实体经济向资本运作领域蔓延特点,手法不断翻新。

  在目前分业监管的模式下,非法集资跨区域、多业态的特点对监管带来不小的挑战,加之各地方政府囿于监管资源不足、专业性不够及税收动力,往往对涉嫌非法集资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难以做到“打早打小”。

  近年来,非法集资总体形势严峻。尽管2016年非法集资案件数和涉案金额出现近年来首次“双降”,但这是基于2015年非法集资大爆发的基础上。

  2015年全国非法集资新发案数量、涉案金额、参与集资人数同比分别上升71%、57%、120%,达历年峰值。特别是以e租宝、泛亚为代表的重大案件,动辄涉案金额几百亿元、涉及几十万人,波及全国绝大部分省份。

  2015年7月18日,央行等十部委在出台《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正式确定了各类互联网金融业态的分业监管模式。此后不久,“e租宝事件”爆发,直接促使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的展开。

  与此同时,非法集资的手段仍在不断翻新。公安部经侦局涉众型经济犯罪侦查处处长刘路军曾在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法律政策宣传座谈会上指出,犯罪分子从以往的商品营销、资源开发、种植养殖等实体经济领域,向理财、私募、众筹、期权的资本运作领域转移,常打着金融创新、网络借贷、虚拟货币、金融互助、爱心慈善等幌子非法集资,并与传销活动大幅交织。

  刘路军表示,随着互联网和金融支付手段的快速融合,犯罪风险不断向三四线城市辐射、向边远省份传导。犯罪分子一改以往主要靠大量设置分支机构、线下推广、口口相传等方式,转为依托互联网扩大影响、引诱人员参与、吸收和转移资金。

  随着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全国性的非法集资案件越来越多,“钱宝系”正属于典型的“跨省案件”。这对目前的非法集资和防风险处置机制也是极大的考验。

  其实,早在“e租宝事件”爆发之前,国务院就已下发《关于进一步做好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工作的意见》(59号文)。但这份文件直至2016年2月才正式对外公布。59号文作为打击非法集资的顶层设计,是目前打击非法集资的纲领性文件。文件指明打击非法集资应由“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牵头,统筹指挥”,并规定“省级人民政府是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的第一责任人”“地方各级人民政府要有效落实属地管理职责”。

  同时,59号文还专门明确了“跨省案件”的处置原则,在跨区域和属地监管相矛盾的情况下,“跨区域”监管要求牵头省份和协办省份,在“坚持统一指挥协调、统一办案要求、统一资产处置”的原则下,通力合作。

  此外,银监会也起草了《处置非法集资条例(征求意见稿)》(下称征求意见稿),并在2017年8月24日由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公开征求意见。此次征求意见稿在国务院59号文的基础上,进一步明确了处置非法集资工作的职责分工、非法集资的预防监测、行政调查主体、启动情形以及可以采取的方式和措施、非法集资的行政处理等。

  征求意见稿指出,职能部门应当启动行政调查的情形包括:设立互联网金融企业、资产管理类公司、投资咨询类公司、各类交易场所或者平台、农民专业合作社、资金互助组织以及其他组织筹集资金的;以发行或者转让股权、募集基金、销售保险,或者以从事理财及其他资产管理类活动、融资租赁、虚拟货币、信用合作、资金互助等名义筹集资金等。

  对于非法集资资金的返还,征求意见稿规定,非法集资人、非法集资协助人应当向非法集资参与人退还资金,就资金清退方案协商一致的,可以自行清退;不能协商一致的,由处置非法集资的职能部门组织清退。其中,为非法集资投入资金的单位和个人,即“非法集资参与人”,应当自行承担因参与非法集资受到的损失。 

  【封面报道·主文】钱宝 “庞氏”倾覆记

版面编辑:张柘
  • 此篇文章很值
  • 赞赏激励一下

首席赞赏官虚位以待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朝鲜核试验 郭瑞民 诚通集团 孟晚舟 平安大厦 熔断 融创中国 杨鲁豫 交易商协会 武警部队 贸易战 易乾财富 粤传媒 胡和平 量子卫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