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药监码闹剧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16年第9期 出版日期 2016年03月07日
阿里健康运营药监码的过程,触动了医药行业利益,促使这一扭曲的政商合作模式走向终结
药监码制度始于2005 年,本意是通过药品电子监管码全流程覆盖,实现药品追溯信息化监管,打击假药、二手药问题。
《财新周刊》 财新记者 李妍
 

  经历一个多月的“民告官”风波之后,2月20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下称食药总局)宣布暂停药监码。药监码运营方阿里健康也公告称,正在移交药监码运维权。

  争议并未停止。2月24日,老百姓、一心堂、益丰大药房等19家药品零售连锁企业发布联合声明,建议食药总局全面取消现行药品电子监管码制度,并要求阿里健康彻底退出药品信息化监管,而不仅仅是移交药监码运维权。当日晚,阿里健康针锋相对地声明,“不会放弃参与健康和医药改革的初心和坚持,将坚持找假药的麻烦”。

  参考重要经济数据,推荐查阅财新数据通【CEIC库】

版面编辑:王丽琨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中央巡视组 地方债务 肖亚庆 东江环保 收官 辅仁药业 美国总统大选 银河证券 法国国旗 澳大利亚选举 洛克菲勒中心 滑膜肉瘤 京张高铁 会议 雷洋案尸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