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三“出”概括一生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16年第21期 出版日期 2016年05月30日
沈寂(1924-2016)作家、上海文史馆馆员、上海电影制片厂编剧
文 | 韦泱

上海市作家协会理事

  老作家沈寂的一生,没有离开过文学。他生前说:“无论生活里有多少磨难,只要有了文学,就有了希望。因为文学净化了我的灵魂,锻造了我的脊梁。”在我与沈老接触的十多年中,每次交谈,话题都以文学为主。但我隐隐觉得,他的内心有郁闷,只是他以乐观和睿智化解了心中块垒。原因就是他在上世纪50年代初去香港三年,后被港英当局驱逐出境。这段经历不为内地方面了解,就成了他长期不被信任、重用的根源。

  1950年,因小说《盐场》《红森林》被香港永华影业公司购下版权,获上海军管会同意,沈寂应聘赴港任电影文学编剧,先后编写电影文学剧本《狂风之夜》《白日梦》《蜜月》《一年之计》《中秋月》等十余部电影剧本。因厂方扣发员工薪水,引发工潮,沈寂带头与厂方谈判,又参加香港进步电影人的爱国活动,1952年被港英政府认为是“不受欢迎的人”驱逐出境。回到上海电影系统,他无形中成了“不受信任的人”,不能担任编辑、编剧工作,一直在资料室、导演室打杂,后被错划“右派”,“文革”中被“清除出文艺队伍”。这都让沈寂深感压抑。新时期尽管他获得了写作自由,担任了《上影画报》复刊编辑,编写了多部电影文学剧本,还是常常受到指责甚至批判。大多数剧本无法投拍,所写文学作品在上海无法发表和出版。这能不郁闷吗?

版面编辑:王丽琨
推广

视听推荐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易乾财富 东江环保 杜军 会议 曹建海 通货紧缩 e租宝登记平台 银监局 方洪波 秦晓 交易商协会 负利率 廉政准则 平安大厦 贸易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