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送别杨绛先生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16年第21期 出版日期 2016年05月30日
他们的幽默与众不同,有股通达世情又超然物外的味道,使人仿佛置身于智慧世界里
1980 年杨绛在三里河家中,业余创作间隙读书。人民文学出版社供图
文 | 徐泓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

  5月18日的晚上,听到一个揪心的消息:杨绛先生病情危重,又不让抢救,恐怕难过去了。

  远在深圳,七天来我多次默默面向北方,为老人家祈祷。

  5月25日凌晨1点30分,杨绛先生走了。一家三口终于在天国团圆。

  杨绛先生,在我的父亲口中,始终唤她“季康”。而杨绛先生称呼父亲“献瑜学长”。

  他们之间有过一段大学的同窗之谊。

  更巧的是他们的生日相隔一天。父亲是7月16日,杨绛先生是7月17日。

  [《财新周刊》印刷版,各大机场书店零售;按此优惠订阅,随时起刊,免费快递。]

版面编辑:王丽琨
推广

视听推荐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会议 去产能 难民危机 郭瑞民 中信保 贸易战 同洲电子 存贷比 新凤霞 银河证券 美国大选第二场辩论 敲诈勒索罪 卖座网 曾荫权 昆明火车站暴恐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