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论语拾题|走出森林

2018年09月15日

至善作为观念竟然可能是危险的,如果没有人知道如何达到至善,它便是一个没有说明书的利器,只有恶人才知道如何利用它

全球偶像

2018年09月15日

他的一跪,让正义必须抬起头颅,而借助商业的力量,是现代文明社会的必然选择

饿饿饿,曲项向天歌

2018年09月15日

我不得不感叹耳濡目染的力量。如果没有一个说中文的老妈,要想知道描述领带的量词就只能背单词

显影|大学·社会

显影|大学·社会

2018年09月15日

大学,是20岁左右的年轻人踏入社会的前奏,他们努力进入学生团体,扮演着一个个社会角色,后来就成为了这些角色

显影|黑白时光 彩色记忆

显影|黑白时光 彩色记忆

2018年09月08日

“影像见证40年”全国摄影大展以摄影独特的视角回顾中国40年的巨变,执行策展人陈小波和她的策展团队如何将40年的时光浓缩为216张照片?

00后入学,高校准备好了吗

2018年09月08日

00后不可避免会接受并认同全球同龄人所共享的流行文化背后反映的价值观,这已经成为他们社会性发展不可或缺的重要构成因素

直抒胸臆好,还是含情脉脉好

直抒胸臆好,还是含情脉脉好

2018年09月08日

当今时代流行文风,以平面、直白、急躁为主流。阅读都是速读,写作者也轻易不敢含蓄,含蓄就相当于自绝于读者

007演员的大死一番

2018年09月01日

人生在世,面对强大的诱惑,能够站稳脚跟,在关键时刻懂得潇洒放下,下台一鞠躬,这其实是一段充满禅意的人生启示

“永不言弃”的悖论

2018年09月01日

临床上无计可施、有计难施的几率远远大于有计误施,因为每一个生命的密钥都是惟一,都有由生到死的开阖轨迹

美国被盗记

美国被盗记

2018年09月01日

我和阿城相继从那里搬走了。若干年后,新业主拆除了花店以及我们的“故居”,在原地建起一幢三层的写字楼。我对洛杉矶的念想,从此失去了一个最重要的寄托物

卖花担头看桃李

卖花担头看桃李

2018年08月25日

《红楼梦》里的诗置于特定故事情境中,出自锦衣玉食的少年男女之手,固然难能可贵,但非要誉为杰作收入清诗选本,不免贻笑大方了

把手稿扔了,也把自己扔了

把手稿扔了,也把自己扔了

2018年08月25日

法捷耶夫清楚,这些作家其实并不是间谍或敌人,但以他的身份和地位,还是成为不少迫害案的领导者和具体执行人

从算法到美学

2018年08月18日

这些计算机生成艺术图案是抽象的,仍保持着几何精度。它们可以和各种数学曲线、错综复杂的几何车床以及摆锤图案联系起来,但显示出远超出这些设计来源的可能性

钱,要花得明明白白

2018年08月18日

无论如何,政府的应尽职责一项不该少,不该跨过的权力边界一项也别碰触,英国是个中国体育可参照的绝好榜样

正道、歪道与术

2018年08月18日

运动的目的是模拟真实的生活,通过运动提前熟悉真实生活的逻辑。儿子的问题就是惧怕未知的世界,要想克服,就得让他更多地走出去

孩子,我该如何陪伴你

孩子,我该如何陪伴你

2018年08月18日

这个从小患有严重的注意力缺陷及多动症的逆反儿童,身体里流淌着我的血液。我怎么能不感激他来到我的生命中?这时一切焦虑、挣扎、艰辛都化作了内心的感恩

我从未见过的祖父

我从未见过的祖父

2018年08月10日

这一对从民国走过来的父与子,各自走完了由自己选择的不同人生。对于他们所承载的恩怨,父子反目给各自的身心造成了怎样的伤痛?我的好奇与疑惑仍在继续

“戏”的信徒

2018年08月10日

真正的现代艺术,真的前卫,有过么?有过,但视而不见,那就是光宇先生八十多年前做的事

要不要让孩子读《论语》

2018年08月10日

趁着少年尚未被种种理论束缚住,趁着快乐或阴险的高明之士尚未发现你的孩子,让他读一本生动有趣的小说、奇思异想的诗篇吧

音乐大师发声法

2018年08月04日

音乐工作者对于空气有序振动的创造以及其中美感的追求,又何必局限于既有范式的器具与观念?

癌前患者那一串串心事

2018年08月04日

医生并不是解放者,只是各种疑点的解读者,各种确切靶点的干预者,倘若疑点太多,靶点不明,医生也帮不了你。惟一的出路是自我解放

老家伙与三剑客

老家伙与三剑客

2018年08月04日

之所以刻骨铭心,不只是那个年代令人感怀的思想交锋和所谓两代人的忘年之交,更因为“三剑客”都已经离世了,只剩了我这个“老家伙”

明治即位仪式的两个象征

明治即位仪式的两个象征

2018年07月28日

在国家发展中,日本曾步入歧途,陷入军国主义陷阱。明治天皇即位仪式上,对这种发展与陷阱已有隐喻

妙而不真与真而不妙

妙而不真与真而不妙

2018年07月28日

文学艺术作为任何他者的附庸,即使赢得了一时的光荣,这光荣也并不属于文学艺术本身

苏北笔记

苏北笔记

2018年07月28日

告别苏北迄今已近四十年,如今回忆童年生活,如七宝楼台,虽在心里眩得很,拆碎下来不成片段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