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思想|乔治·斯坦纳:成为体面的客人

2020年04月04日

斯坦纳认为,流散要求处于其中的犹太人要学到一些什么。而他自己学到的以及他认为所有犹太人最该学到的,就是与其他人相处,与形形色色的不同民族相处

专栏|退役上尉与沙俄帝国的崩溃

2020年04月04日

在日俄战争中惨败,直接导致俄国1905年革命,被列宁称为十月革命的预演,也是沙俄帝国走向崩溃的重要一步

专栏|方舱交往

2020年04月04日

医患关系是世界上最复杂的人际关系,因为医学的不确定性,也因为苦难、死亡的无常,还因为生命相托太过沉重

最新财新周刊|张斌:东京奥运求生记

最新财新周刊|张斌:东京奥运求生记

2020年04月03日

安倍的“完整奥运”说,鲜明地表达了日方的立场。日本不会为“如期”的目标而拥有一届“不完整的奥运会”

科学|罗马俱乐部与增长的极限

2020年03月28日

时隔半个世纪,我们依然能感受到这份文献中足够震撼的前瞻性力量,《增长的极限》里的预言已经压倒性地堆积到了我们岌岌可危的全球化面前

专栏|无信不立

2020年03月28日

信任是一种能力,盲目信任与怀疑一切都不可取。肯立规则并践行者,方可立信。空中楼阁、口吐莲花者,还是远离的好

专栏|学会有效的网络对话

2020年03月28日

网络聊天是年少时接触网络的第一步。从小学生级别的灌水争执,到理想中的网络对话,其间距离绝非自然而然即可弥合

罗新:海外华人打全场

罗新:海外华人打全场

2020年03月28日

医院外面阳光灿烂,里面正进行着看不见硝烟的战争。我们就是来送子弹的

俞宁:这姗姆领先那山姆

俞宁:这姗姆领先那山姆

2020年03月28日

我班上的这个姗姆小妹显示出一个普通青年的公民意识,竟然把山姆大叔甩下了两条街

王芫:女儿回家

王芫:女儿回家

2020年03月28日

二年级学生就算回家忍半年,好歹还有盼头,毕业生可是从此就告别了青春。每个大学生都期待完整的四年大学生活,当然不愿意无故被剥夺三个月

坚妮:要让爱你的人知道你也爱她

坚妮:要让爱你的人知道你也爱她

2020年03月28日

每天看到的新闻和接触到的工作让我明白,我生活的世界正在进入一个新的历史时期。疫情将改变整个社会连接运作的方式,改变人们对政府和政客的要求,也改变人们对生活的态度和期望

随笔|病毒来到家门口——疫情下的美国纪事

随笔|病毒来到家门口——疫情下的美国纪事

2020年03月28日

意大利:“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意大利:“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2020年03月21日

很多意大利小朋友在白纸上画一道彩虹,然后把这些画发到脸书和各种社交媒体上,为意大利人打气

法国:请暂时放下浪漫

法国:请暂时放下浪漫

2020年03月21日

在多层面且信息量很大的疫情新闻中,每个人都只听到了自己想听到的,理解了自己想理解的,做了自己想做的,正如恺撒对人性的分析

英国:“群体免疫”迷思

英国:“群体免疫”迷思

2020年03月21日

“活动可以取消,旅行可以取消,但是还有很多东西不会”

德国:两周时间,是长还是短

德国:两周时间,是长还是短

2020年03月21日

从每个人跟自己习惯的生活方式告别,到联邦政府跟各个州协商步调,从国库中盘点好应激的欧元,再到按下部分停摆键,对小政府大社会来说,这是一个超高速的反应

专栏·唐诗里的长安|长安道

2020年03月21日

“一回来,一回老”,白居易自己就是这样,不止一次地奔波在长安道上。可在这里,大“道”的意义坐实了,进进出出,都是离愁别绪

专栏|世界在他们脚下

2020年03月21日

上世纪30年代,一场未见硝烟、没有明确规则、没有起点只有终点的大国之战悄然开启,荣耀不是奖杯,而是地球之巅

随笔|不是百米冲刺,而是一场马拉松——欧洲疫情进行时

2020年03月21日

历史|明码密码

2020年03月14日

回望前尘,无比枯燥的数码电波竟是这样轰轰烈烈。然而,这神奇匣子终于走进古董陈列室,喜耶悲耶

专栏|原来你是这么想的

2020年03月14日

不要妄言慈悲,更不要妄言证悟,先从眼下做起,从碰到的每个人、每件事做起,试着去理解他何以成为今天的他,何以如今天这般说话

专栏|人不是一种观念

2020年03月14日

再读《鼠疫》,就像读杜甫的《北征》,感叹和激动之余,也得到净化和抚慰。大作家都有“民吾同胞,物吾与也”的胸怀,杜甫如此,加缪也如此

随笔|苏珊·桑塔格:在忧伤之谷展开双翼

随笔|苏珊·桑塔格:在忧伤之谷展开双翼

2020年03月14日

阅读桑塔格正当其时,这位昔日的纽约知识女王,半生身陷病痛困厄,长期与病魔征战。面对疾病,她体察细微,思想深邃

专栏|国民之敌斯铎曼

2020年03月07日

问题不在于没有理智,而在于种种外在原因使自己没有勇气运用自己的理智

随笔|日记中的伦敦大疫

随笔|日记中的伦敦大疫

2020年03月07日

1665年至1666年间,伦敦暴发令人色变的大瘟疫。皮普斯的日记如此珍贵,像散落在地的珠宝,每个读者都得用自己的见识和经验,自行把它串为通常我们称之为“历史”的东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私募债 王文涛 立法法 资本充足率 孟晚舟 北京市委书记 票据法 一致行动人 负面清单 英镑兑美元 中央巡视组 极右翼 丰城电厂事故 去产能 朝鲜核试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