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论语拾题|世有孔子

2018年05月19日

在当时的风俗中,孔子不太谈及家事是正常的,像今人这样自家里的什么一点儿事都到处讲,反倒奇怪了。这也是《论语》可信的直觉来源之一

“感冒-死人”之逻辑推演

2018年05月19日

临床治疗不能只是针对感冒病毒的固定靶,而是易感体质者多种、多期疾病混杂的流动靶。致命的不是感冒,而是由此继发的严重疾病

灭霸的成功者特质

灭霸的成功者特质

2018年05月19日

普通人时常感情用事,无法高效地决策和行动。但也正因如此,这个世界才充满暖意,不至于理性到冷冰冰

走读1968法国“五月风暴”

走读1968法国“五月风暴”

2018年05月19日

“五月加速了日常生活中的性感化”,从此,女权主义、工人自治、环保主义蓬勃发展。而我更希望了解为什么它能承载如此剧烈的冲突,在危亡之际挽狂澜于既倒

在美国看球

2018年05月12日

今年俄罗斯世界杯烽火将燃,中国男足距世界杯门槛却越来越远,竟至于连关注的兴趣都没有了,还是收拾心情去追捧NBA火箭队吧

保守是一种起码的尊重

2018年05月12日

问题意识透视的达成是很考验导演功力的,万一处理不好就会变成八卦大集合,或是一人一把号各吹各个调而终至模糊失焦

文章辞力

2018年05月12日

我希望别人“老而严”,自己是不愿意到达那个阶段的,我愿意一直“壮而肆”。这说来也不难,一要精力充足,二要心情愉快

巴雷斯时代?

2018年05月05日

以巴雷斯命名一个时代,而且是知识分子“创世纪”的时代,人们第一个疑问恐怕会是,他是谁?然后才是,为什么用他而不用左拉命名

深刻乃是灼人之物

2018年05月05日

俄国小说里有一些反复出现的主题,比如上帝,救赎,良心,灵魂,牺牲。它们也许一千倍地深刻于凡俗的境界,但背后总有黑暗和毁灭的影子

墨索里尼式的世界杯

2018年04月28日

1938年法国世界杯,意大利人决意再次捧杯,回击世界的质疑。但政治上的罪恶和肮脏使之站在世界的对立面,迎接卫冕冠军的只有满场嘘声

无知无畏的好处

2018年04月28日

假洋鬼子沉吟半晌,说出了肺腑之言:“要是投票,我肯定反对。但要让我去示威,还真有点喊不出来。”原来是这样

为未来女性打造偶像

2018年04月28日

试图完成一个宏愿:用小说推出至少六名女科学家形象。一直以来,科幻小说中的女性形象都比现实中苍白和欠缺,而她见到过太多优秀的女性同行

给xx的信,兼致故乡

给xx的信,兼致故乡

2018年04月21日

不再近乡情怯,是因为经过漫长的痛苦的撕扯,我总算明白了自己与老家的真实关系,也寻找到了那些曾让我不安的源头。一切,都是因为一个“故”字

不能忘却的小蝌蚪运动会

2018年04月21日

被助产士拍打屁股后的第一声啼哭,是第一个生命宣言。既是感恩,发愿不忘母爱,反哺恩德,也是感叹,这一趟长征实在太艰辛了

格言的网罗

2018年04月21日

汉语的流行格言,孔子一个人的贡献,足有几十条,没第二个人比得上。我们说孔夫子影响中国,这是因素之一。而孔子有时招人恨,这也是因素之一

肖像意味着什么?

2018年04月14日

人人都被埋葬在以亿万计、五英寸大小的影像坟冢当中,显得千篇一律,面目模糊。重拾影像对平民老百姓的意义,就显得格外有意思了

两棵树

2018年04月14日

鲁迅喜欢龚自珍,《记王隐君》他该是读得很熟的。战士的形象,隐士的风骨,龚自珍向往之,鲁迅亦然

性侵受害者经历五重暴力

性侵受害者经历五重暴力

2018年04月14日

为什么性侵受害者总觉得别人永远无法明白自己的故事,乃至要以死亡来表达?因为她/他/Ta们要大家承认自己被伤害的事实,却不是要大家去追究细节。追究细节几乎都是加深创伤的过程

史书之不可尽信

2018年04月05日

司马迁写的列传里就有不少小说成分。古代读书人大多委婉地说太史公“好奇”,而袁枚评价得更露骨一些,简单地说就是这个人不老实

语言乌托邦

2018年04月05日

世界语的确代表了更公平的“语言理想”,但这种不以任何一个民族的政治、经济、文化作为载体的语言很难流行,或者说根本不可能流行

快乐的德国房东

快乐的德国房东

2018年03月31日

老太若还健在,应是112岁的人了。在她生命的第87个年头才出现的“小亚洲”,终究也只是个过客。借用她的语式说:我们有谁不是上帝送来的过客?

中国人考试爱作弊?

2018年03月31日

一些中国学生作弊的特点,一是其作弊行为往往是有组织的,二是只要一个人找到“创新”的作弊方式,立刻就会招来大批模仿者

飞机舱里侃死亡

飞机舱里侃死亡

2018年03月31日

有种观点认为,相对猝死而言,因癌而逝是幸福的。因为它有“缓冲时间”,即使不长,也可以梳理自己的人生,向家属转达自己的心愿

睡眠研究之父:有多认真就有多疯狂

2018年03月31日

两位科学家在猛犸洞的冰冷壁岩包围中整整生活了32天,为了考察这样一件事——人类有否可能将作息周期从每天24小时改为28小时

论语拾题|知识的重负

2018年03月24日

孔子成功了吗?看来是。他享受自己的成功吗?不好说。孔子一生,一大遗憾当是无人可与砥砺切磋。没有精神上的对手,来迫使他处于自我辩驳之外的境地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