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今天我们读希腊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16年第36期 出版日期 2016年09月12日
我们要搞清楚今天,最好的办法是回到源头。“言必称希腊罗马”,恐怕不只是某些人的偏好,而是我们绕不过去的坎儿
我们要搞清楚今天,最好的办法是回到源头——希腊罗马。

  文|刘苏里
  万圣书园创始人

  最近两个世纪,尤其近半个世纪,学界对古典世界的挖掘和研究,让读者有机会对人类文明进程有了更加宏阔又更加细微的了解。其“去中心化”的共同努力,成果固然显著,但与此同时,多少有些吊诡的是,这些挖掘和研究的结论又返回了“中心化”——人类起源以及文明世界的源头,从地域到实证,再次指向“西方”。

  这个西方,首先是地理的,是相对于东方而言;其次是实物的,即与现代有关的大多数事物,早在3000年前,特别是2500年前,就已出现;再次是观念的,如某位作者所说,公元前4世纪,由苏格拉底、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等人提出的问题,至今还未达成一致。换句话说,他们的思考,规定了人类两千多年来的思考、行动路径。

  [《财新周刊》印刷版,各大机场书店零售;按此优惠订阅,随时起刊,免费快递。]

版面编辑:王丽琨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