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随笔|印度:受伤的文明,沸腾的生活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20年第16期 出版日期 2020年04月27日
黑格尔说,“印度是一个特殊的古董,也是一个特殊的现代。”印度是一个独一无二的存在,传统与现代奇异并存
由于雾气太重,只看到恒河沿岸的金色庙宇。高高的台阶,架起的柴堆上放着等待焚烧的尸体,不分昼夜地燃烧着。
 

  文|霜子
  自由撰稿人

连接生与死的圣城

  凡是去过印度的人大概会同意,世界上没有比印度更奇特的国家了,特别当你的第一站是印度教圣城瓦拉纳西。

  十几年前,一伙朋友组团去印度,我参加了他们的行前介绍会,但最终没和他们一起走。一方面是因为我还没有准备好,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这次行程不包括瓦拉纳西,这个既吸引我又令我恐惧的城市。多年来,对印度的负面印象和文化学者对瓦拉纳西的描述在我脑海里刻下一幅画面:恒河里漂浮着尸体和垃圾,印度教信徒熟视无睹,安之若素,他们浸在混浊的河水里沐浴甚至刷牙,认为这是再自然不过且神圣的事情。然而,没去过瓦拉纳西,就不算看到真正的印度。

  [《财新周刊》印刷版,各大机场书店零售;按此优惠订阅,随时起刊,免费快递。]

版面编辑:刘潇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