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专栏|康定斯基的彩色人生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20年第45期 出版日期 2020年11月23日
可以听文章啦!
“被纳粹掠夺的艺术品”这个标签极易在国际社会触发道德神经。问题是,怎样界定一个作品是否属于纳粹掠夺品
文|王竞

作家、中西文化项目顾问

  最近,我喜欢的一幅画惹出了官司。这幅油画叫《彩色人生》,是瓦西里·康定斯基(Wassily Kandinsky)1907年画的。那时他四十岁出头,已经在慕尼黑做了十来年艺术。我在慕尼黑美术馆第一次看到这张画的时候,被它饱和的俄罗斯风情吸引,一读画家的名字吃了一惊,没想到,抽象主义创始人曾经如此印象派过。以后每次去慕尼黑,我都要到康定斯基的这幅早期作品面前点个卯。听艺术史家们说,康定斯基在俄罗斯写法学博士论文的时候,曾去乌拉尔搞民俗调查,路上得了伤寒,高烧引起的妄想让他作出了放弃法律追求艺术的决定。《彩色人生》就是他对这次民俗之旅的艺术回味。艺术史家还说,没看过这幅画,就不可能真正进入康定斯基的抽象主义。

  [《财新周刊》印刷版,各大机场书店零售;按此优惠订阅,随时起刊,免费快递。]

版面编辑:张翔宇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大庆油田 强奸罪 王文涛 邹承鲁 股灾 中信保 田纪云 极右翼 东北特钢集团 华润银行 卖座网 王儒林 社会抚养费 全国人大常委会 两弹一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