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专栏|“胡说八道”又如何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22年第37期 出版日期 2022年09月19日
我意识到我和女儿合作失败的原因:我们都进入了作家的角色,执意要在写作中体现自我,又对应该塑造什么样的自我存在严重分歧
我们都进入了作家的角色,执意要在写作中体现自我,又对应该塑造什么样的自我存在严重分歧。其实可以换个角度,把申请文书当成一份普通的作业,bullshitting一下又如何?图:视觉中国

  文|王芫
  作家

  英语里有个说法“man of the house”,指家里能够承担责任并作出关键决定的人。电影里,小英雄独自在家面对坏人入侵,胸脯一拍,说自己是“man of the house”。我照猫画虎造出了“writer of the house”,指家里最适合承担撰写工作的人。我父亲旅游回来写个小作文,都要让我帮着改一改再发美篇,所以我是得到老一辈认可的“当家的作家”。

  但是,我的权威受到了下一辈的挑战。当年我女儿申请大学的时候,为了她的作文,我们几乎天天争吵。她说要这么写,我否定:“不行,太剑走偏锋”;我提议写那件事儿,她拒绝:“我才不出卖自己的痛苦”!争来吵去,最后的成品是我们俩意见的折中,但也是一篇平庸的文章,没有任何精彩之处。

  [《财新周刊》印刷版,各大机场书店零售;按此优惠订阅,随时起刊,免费快递。]

版面编辑:许金玲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