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周刊|拼多多竞业限制争议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24年03月04日第09期
竞业限制是否被泛化和滥用?对企业的保护与对违规人员的惩罚边界何在?
拼多多离职员工和公司对竞业协议的首要分歧在于——谁该成为竞业限制的主体。图:Chan Long Hei/视觉中国
 

  文|财新周刊 包云红

  “我在2022年7月毕业入职拼多多,2023年3月离职,工作了八个月,在职期间到手收入7.6万元。”陆枝对财新说,但拼多多对其启动竞业限制的期限为九个月,支付了五个月竞业补偿共1.4万元;而在她竞业限制期限内入职其他互联网公司后,被拼多多索赔26万元。

  “我只是一名应届生,从事基层工作,公司不会对我启动竞业限制吧?”陆枝在入职拼多多签署竞业限制协议时曾如是想。现在面临对她而言的“巨额处罚”,她不理解并很气愤。

  参考重要经济数据,推荐查阅财新数据通【CEIC库】

版面编辑:王影
推广

财新网主编精选版电邮 样例
财新网新闻版电邮全新升级!财新网主编精心编写,每个工作日定时投递,篇篇重磅,可信可引。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