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显影|后海“浪人”

显影|后海“浪人”

2021年06月19日

三亚后海村,被称为“中国冲浪第一村”,这里是冲浪初学者的天堂,四处而来的年轻人们聚集在这里,白天冲浪,晚上蹦迪。疫情趋稳之后,后海村迎来了爆发式发展,游客数量激增,如今已成为国内新晋网红旅行目的地。在这个本地人口不足3000人的小渔村中,却拥有着占全国40%的冲浪俱乐部,上百家大大小小的冲浪店遍布街头。如今,后海村大兴土木的脚步依然在加快,商业力量正在迅速地改变着这个古老的渔村

逝者|译痴亦狂

逝者|译痴亦狂

2021年06月19日

许渊冲(1921—2021)翻译家

逝者|在废墟上建造

逝者|在废墟上建造

2021年06月19日

戈特弗里德·博姆(1920—2021)建筑师、雕塑家

乐此不疲|马尾与牛皮

乐此不疲|马尾与牛皮

2021年06月19日

现在挺时髦复兴古代技艺的,我则觉得,能够流传的,谁也挡不住,难于流传的,再使劲也白搭。不如写在书里,放在博物馆里,然后“回到火热的生活中去”

专栏|活成一锅炖

专栏|活成一锅炖

2021年06月19日

原本是道德国农民的传统菜,就是走进自家菜园子里,看见什么摘什么,胡萝卜、柿子椒、豌豆、西葫芦⋯⋯统统丢进一口大锅煮熟

专栏|专业共同体与现代社会

专栏|专业共同体与现代社会

2021年06月19日

基于专业共同体的独立判断,是高度分工的现代社会能够低成本顺畅运转的一个基本前提

随笔|庞氏金融的罪与罚

随笔|庞氏金融的罪与罚

2021年06月19日

贪婪的罪与罚循环往复,从一代人传到另一代人,从一个国家传到另一个国家,反复验证黑格尔的格言:“人类从历史中吸取到的惟一教训,就是人无法从历史中吸取教训”

逝者|木偶背后的提线人

逝者|木偶背后的提线人

2021年06月12日

雷佐·加布里亚泽(1936—2021)剧作家、画家、雕塑家

科学丨当巨型动物搁浅

科学丨当巨型动物搁浅

2021年06月12日

无论生前多么伟大或渺小,巨人的命运是我们每个人终有一天都会面对的。那些旁观者,将以科学、娱乐或其他的名义,消费我们死后的每一寸残余

专栏丨和女儿互换角色

专栏丨和女儿互换角色

2021年06月12日

我对她的GPA4.0心服口服。她很高兴,认为我上大学的重要收获就是在我俩之间消除了代沟

专栏|回忆照亮现实

专栏|回忆照亮现实

2021年06月12日

常说的一句话叫,理想照亮现实,在我看来,回忆同样会照亮现实,我将迎来的是稳稳的一天

随笔|两乡明月:华揽洪百年中法之路

随笔|两乡明月:华揽洪百年中法之路

2021年06月12日

他在巴黎梦到北京儿童医院,醒来跟女儿说,现在父母都开车送孩子去看病,儿童医院是不是该考虑设计停车场了?

逝者|惟虚惟静

逝者|惟虚惟静

2021年06月05日

章开沅(1926—2021)历史学家、教育家

逝者|此花开尽更无花

逝者|此花开尽更无花

2021年06月05日

何兆武(1921—2021)历史学家、翻译家

阅读|下沉时代的精神贵族

阅读|下沉时代的精神贵族

2021年06月05日

“你无论在什么地方,总是社会的一分子,你也尽一分子的力,我也尽一分子的力,力就大了”

专栏|看不见的问题

专栏|看不见的问题

2021年06月05日

孩子的一举一动都在家长眼皮底下,根本没有什么隐私可言。但也正因此,很多家长也就失去了对孩子内心变动的敏感性

专栏|金牌的重量

专栏|金牌的重量

2021年06月05日

精神障碍与健康问题并非是人之弱点,不该有丝毫耻感,更不该以结束生命来求得解脱

随笔|好人石田

随笔|好人石田

2021年06月05日

谁都不知道自己的命运,那是掌握在上帝手中的秘密,也许正因如此,我们才会从每一天寻求生活的意义

逝者|愿天下人都有饱饭吃

逝者|愿天下人都有饱饭吃

2021年05月29日

袁隆平(1930—2021)农业科学家

荐书|拉丁美洲在那里

荐书|拉丁美洲在那里

2021年05月29日

读到更多国家的故事,才知道没那么多理所应当和冥冥之中。日盛一日,是努力和时运挣来的,而如果未能虔心守护,成就的消散远比积聚容易

专栏|被掉包的蓝与粉

专栏|被掉包的蓝与粉

2021年05月29日

在欧洲历史上,粉红色向来是男孩和少年的颜色,圣母玛利亚蓝才属于女孩和少女

专栏|盖茨离了

专栏|盖茨离了

2021年05月29日

作为世界富豪,他们居然连一份婚姻财产协议都没有,还高调聘请豪华律师团上法庭分财产,结束27年的婚姻,将是一场怎样的财富洗牌?

随笔|和崔健有关的青春往事

随笔|和崔健有关的青春往事

2021年05月29日

一个生在北京的朝鲜族男人,帮助了一个素不相识的东北少年,改变了他的口音、命运和思维方式,那么深,那么久

显影|再见,老弄堂

显影|再见,老弄堂

2021年05月22日

告别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对即将面临动迁的老弄堂的居民而言,这意味着告别生活了几十年的居所,告别那些早已熟识的邻里。他们打点家什、迁入新居,开始新的生活。对于一些在老弄堂里经营日久的小店,搬迁则意味着客源的流失和租金的上涨,甚至有些小店会因此而消失

逝者|自由与专注出人才

逝者|自由与专注出人才

2021年05月22日

王元(1930—2021)数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

热词推荐
总统辩论 e租宝 亟待 奥朗德视察航母 曹永正 做市商 bdi 埃博拉 中信保 prl 东江环保 肖亚庆 嘉能可 秦晓 武警部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