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专栏|不与龟鱼作主人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19年第16期 出版日期 2019年04月29日
可以听文章啦!
作为以富国强兵为理想的政治家,王安石深为变法失败而痛苦,他表现出的淡然和闲适既是涵养所致,也是一种明达的态度和自我排遣
江西抚州王安石纪念馆。图/IC photo
文丨 张宗子

作家

  过去在民间,王安石的形象总以负面为主。

  很多人读过《警世通言》中的《拗相公饮恨半山堂》或《京本通俗小说》中的《拗相公》,对这位“拗相公”不免留下刚愎自用、祸国殃民的印象。宋人杂著记王安石轶事,也总是不吝攻讦,乃至歪曲丑化。王安石偶尔不修边幅,便被说成内心诡诈。

  托名苏洵的《辨奸论》写道:脸脏了要洗,衣服脏了要换,乃是人之常情,有人不讲吃,不讲穿,蓬头垢面,大谈诗书,这难道合乎情理?凡做事不合情理的人,多是大奸大邪。《辨奸论》为古文名篇,然而这段话很不讲理。难道一个人仪容修洁,就一定是谦谦君子?王猛一代谋臣,堪比张良和诸葛亮,却脏兮兮地扪虱谈兵。《辨奸论》列举的反面例子王衍,反而“神姿高彻,如瑶林琼树”。山涛见了,感叹说“谁家母亲生了这样俊秀的孩子!但是误天下苍生者,很可能就是这家伙”。后来果然。

版面编辑:张翔宇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高澜股份 大庆油田 版税率 朝鲜美女 何立峰 田纪云 商誉 十三届三中全会 周浩 雷洋案尸检 宏观调控 王晓东 张进 吴晓灵 新西兰8 0级地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