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显影|虫草季节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19年第25期 出版日期 2019年07月01日
可以听文章啦!
冬虫夏草,一种昂贵而备受争议的中药材,因产自常人难至的高原而一直不为人所熟知。顾名思义,它有两种形态,冬天是“虫”,夏天是“草”, 但它既非动物,也非植物,而是蝙蝠蛾的幼虫被麦角菌科虫草属的菌株感染寄生而形成的“僵尸”。这一并未被证明有任何特定疗效的中药材在最近30年身价飞涨,成为一门年交易额数百亿元的大生意。被神化了的虫草,更多的成就了一些人的财富神话,而对于生活在那里的人们来说,虫草只是这个特定季节的生计而已
01.2019年6月9日,青海玉树州结古镇新寨后山,索南其美带着四岁的女儿正在海拔4500米处寻找虫草,但是一个上午一无所获,他不得不去往5000米的地方。受全球变暖的影响,这里的雪线也在不断上移,寻找虫草也在变得越来越困难。
《财新周刊》 图、文丨财新记者 郭现中

  每年1月到5月下旬,藏区的很多地方就空了。村庄空了、城镇空了、学校空了,甚至连寺庙都空了,所有人都会在这个季节成群结队到四五千米的山上去,挖一种叫做冬虫夏草的东西。这一个月过去,人们都下山了,山下的集镇才恢复了生机。每一家挖得多或者少,价格高还是低,决定了未来一年里的生活水准。

  索南其美和他的家人天不亮就又一次出发了,肚子里装满了热热的酥油茶,背包里带着足够的牦牛肉干,足够提供一整天的能量。他的家就在玉树州结古镇的边上,一个叫新寨的地方,这里以那座世界最大的玛尼堆而闻名,但是后面山上的虫草同样品质出众。以前价格高的时候,索南家甚至可以以此致富,“最贵的时候,一根一般大小的也卖到六七十元,现在只能卖25元了”。不仅仅是价格的暴跌让他忧虑,今年的虫草也少得可怜,“连去年的一半都没有”,这就让索南不得不把今年计划内的开支也随之压缩大半。

版面编辑:杨胜忠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易乾财富 东江环保 杜军 会议 曹建海 通货紧缩 e租宝登记平台 银监局 方洪波 秦晓 交易商协会 负利率 廉政准则 平安大厦 贸易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