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国民国家”的流失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14年第44期 出版日期 2014年11月17日
同样活在现代,同样构建现代国家,同样叫共和、叫民国,却总有许多把国民主权抽去后的“民族国家”空壳

  文|杨奎松
  历史学者

  不少中国大陆学者对“民族国家”之概念不以为然,因为,此概念把现代国家与古代国家做了严格的切分,不承认“自古以来”。在当今世界200多个国家中,绝大多数和古代国家没有衣钵相承的关系,这点无人能够否认,但他们相信,至少中国不是这种情况。比较而言,中国怕是世界上自古以来香火传承从未间断过的独一无二的民族和国家。包括一些习惯用西方观念思考问题的大陆学者,有时也跳不出这样的思维困境。有学者就创造了两相结合的,却是中国式的解读法:中国民族国家的形成史比西方早得多。因为,西方的现代国家不过开始形成于18世纪前后,而中国早在1000多年前的宋代就形成了民族主义意识形态,并开始“走向国境清晰、认同明确、民族同一的汉族民族国家”的建立过程了。中国没有成为世界上最早的现代国家,原因是蒙古和满清两大异族的接连侵入和王朝统治,使得它“向‘民族国家’转化这一过程变得相当曲折,而且呈现出与欧洲近代绝不相同的国家建构路径”。但是在他们看来,此过程虽然曲折,却没有中断,并最终得以在满清更大的版图上完成了向现代民族国家的转化。

  [《财新周刊》印刷版,各大机场书店零售;按此优惠订阅,随时起刊,免费快递。]

版面编辑:邵超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