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后冷战时代与罗马世界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15年第13期 出版日期 2015年04月06日
孤立主义、新协调主义和新保守主义在价值上没有真正的分歧。他们全都是道德感极强的威尔逊主义者

  文|刘仲敬
  武汉大学历史学院博士生

  “冷战”后,美国开始意识到罗马的使命。1990年,老布什总统在《国情咨文》中宣布:“在这个新世界形成的过程中,美国处于不断扩大的自由圈的中心,今天如此,明天如此,进入下一个世纪也是如此。”同年,美国学者查尔斯·克劳萨默在《单极时刻》中宣布:“为了领导一个单极世界,美国应该当之无愧地设计世界秩序,并随时准备将其付诸实现。”

  美国的承诺很快就在伊拉克、巴尔干、阿富汗和远东履行。反复是存在的。每次仲裁性战争不会没有代价,自然会引起弗拉米尼乌斯和加图式的反思。前者幻想:如果没有罗马的干涉,衰朽的东方有能力恢复和维护自己的自由和安全;后者担心:罗马对东方的干涉会引起自身的东方化,危及宪政自由的传统。

  [《财新周刊》印刷版,各大机场书店零售;按此优惠订阅,随时起刊,免费快递。]

版面编辑:邵超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