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我们的胸需要多厚的胸垫?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17年第26期 出版日期 2017年07月03日
可以听文章啦!
我们的胸脯是希望完全不被暴露,还是更愿意有一点点凸点?凸点是丑陋的还是美的?为什么有的女人对凸点可以安之若素甚至沾沾自喜,而有的就特别不自在?
人们对于胸垫的复杂态度,其实是对于身体的复杂态度的反应。
文 | 于晓丹

时装设计师、作家

  最近在看《古怪的身体》一书,甚是同意作者说身体确实古怪。不过,我们看待身体的古怪程度,一点不比身体本身的古怪要低。

  比如女性的胸。

  我回到国内做内衣设计这一年来,尤其是这几个月我的工作室独立承接设计项目以来,遇到了很多与胸有关的问题,大多反映在文胸设计上,比我在美国做设计时遇到的问题要复杂很多。三角罩杯、半罩杯抑或是全罩杯?客户对具体形状都可能提出或清楚或模糊的要求。也有关于胸垫的问题:完全不用垫还是用一部分?用可移动还是不可移动的插片?压模杯还是缝缝棉垫罩杯?这倒也都算正常,让我颇感意外的是,薄厚也经常是争议焦点:有时我觉得厚度适中,客户却认为太薄;我觉得打孔透气棉足够好,客户却坚持要求一种吸水性能更好也更厚的直立棉;可有时我觉得应该加一个2毫米厚的棉垫时,客户却严词拒绝,坚持两层布料最美。东方人对自己的身体敏感起来着实了得。总之胸垫成了设计的焦点之一,如何能让我们这一貌似柔弱的器官满意,真要费尽心思。可即使费尽了,也还是会遇到意外。

  [《财新周刊》印刷版,各大机场书店零售;按此优惠订阅,随时起刊,免费快递。]

版面编辑:张柘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司法改革 朝鲜美女 从0到1 朱明国 期货交易时间 商誉 冀中星 昆明火车站暴恐案 医学生 bdi 廉政准则 辅仁药业 新西兰8 0级地震 无法控制 莆田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