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专栏|沈联涛:债务攀升的外生因素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19年第17期 出版日期 2019年05月06日
他国货币政策不得不跟随美国货币政策,令全球流动性呈现顺周期性,导致全球杠杆率持续增长

  文|沈联涛
  香港大学亚洲全球研究所杰出研究员

  通读反思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诸多文献,我注意到至少三个问题:一是不少西方专家忽视了经济分析的政治层面因素;二是所有学科都是更多孤立的研究,只看到问题的一角,未见全貌,而当今世界最重要的问题是全球性的,任何一个国家都无法单独解决;三是现有制度带来的眼界限制。企业管理者、政客乃至央行行长都有固定的任期。由于重要的大问题往往给亟须处理的问题让路,目光长远的领导人今天已经很少。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不久前发布了《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2018》,中国社科院原副院长李扬在前言中触及中国债务增长的国际原因。

  参考重要经济数据,推荐查阅财新数据通【CEIC库】

版面编辑:杨胜忠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