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服务业占比上升喜忧

2017年06月24日

近年来中国服务业占比快速提高,也带来了劳动生产率下降的担忧,未来中国经济增长的速度和质量,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服务业内部的升级

香港的未来:连接内地与“一带一路”地区

2017年06月24日

要想成为成功的“超级连接体”,香港必须具备 “一带一路”地区文化、法律法规、商务实践等各方面知识,并与其建立深度、持久的联系

中国塑造全球角色的时机到来

2017年06月17日

在当下美国的全球领导力正越来越受质疑之时,即使中国仍然不希望在国际事务中承担全球性角色,躲避也已不再是可行选项

下行但不至于失速

2017年06月09日

财新中国制造业PMI时隔11个月再次落入收缩区间,下行趋势基本确立;但在服务业的支撑下,失速风险并不大

全球贸易复苏可持续吗

2017年06月09日

前期推动贸易复苏的诸多因素正在发生变化,全球贸易复苏的力度和可持续性都存在相当大的不确定性。中国经济的稳健增长还是要靠内需

降费减负有多难

降费减负有多难

2017年06月03日

目前清理规范收费多集中在政府性基金、行政事业性收费上,经营性收费清理难度较大,企业反映较多的社保缴费、制度性交易成本等仍是待解难题

美元走势逆转了吗

2017年06月03日

中期内美元上行的趋势仍然存在,只要特朗普政府能向外界证明其能避免政治僵局,将美国经济带向繁荣

市场出清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市场出清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2017年05月27日

改革完善市场导向的宏观调控体系,在管住货币总量的同时,通过市场出清,实现结构调整

欧元区财政联盟再现曙光

2017年05月27日

新当选的法国总统马克龙承诺削减赤字,使欧元区成立财政联盟的辩论风向发生转变,但要真正实现这一愿景,道路依然漫长

中德投资:开放仍待深化

中德投资:开放仍待深化

2017年05月20日

过去数年间,中国企业在德国的投资增长迅猛,争议增加,在全球化遭阻的大环境下,中德两大外向型经济体需要通过扩大开放来增强互信

中美贸易黎明幻象

2017年05月20日

“百日计划”早期收获是避免了贸易战的发生,随着朝核问题和美国贸易逆差未有显著改变,未来中国可能重新成为特朗普泄愤的目标

合奏“一带一路”

合奏“一带一路”

2017年05月13日

此次高峰论坛的重头戏——领导人圆桌峰会,邀请了联合国、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负责人与29国元首和政府首脑一道参与

投资非洲升级

投资非洲升级

2017年05月13日

受惠于“一带一路”战略,中国对非洲直接投资快速增长,投资非洲的业态与金融支持方式也发生变化,但非洲的风险仍然不容忽视

直通中国:肯尼亚的铁路留学生

直通中国:肯尼亚的铁路留学生

2017年05月13日

蒙内铁路38亿美元投资的背后,除了全中国标准的铁轨和桥梁,还有许多被改变的人生

央行缩表并非信贷紧缩的主要推手

2017年05月13日

中国货币政策的调整并非简单缩表,还包括信贷政策、金融监管和行政手段等,相比央行单纯缩表,加强金融监管对流动性收紧的影响更大

用复杂经济学理解中国

2017年05月06日

整体性思维通常被认为难以深入,但是如果缺少整体性思维的意识,很可能导致所谓的“集体行动陷阱”

经济下行压力显现

2017年05月06日

财新中国综合产出指数降至10个月来最低, 企业被动补库存阶段或已到来,经济“前高后低”正在逐步落地

金融营改增下半场

金融营改增下半场

2017年04月29日

金融业营改增实施一年,行业税负变化不大,未来的改革推进中,资管产品征税细则、贷款利息费用能否纳入抵扣链条等,都是待解的难题

政治偏见不应成 “一带一路”绊脚石

2017年04月29日

与其纠结于是否有政治目的,不如搞清“一带一路”倡议在经济上是否有其必要性,是否会带来显著收益,收益是否为多数人共享

复杂经济学的启示

2017年04月22日

复杂经济学可以通过对政策干预的模拟来评估政策选项,改变我们对经济和政策法规制定的看法和视角

监管加强收紧货币信贷条件

2017年04月14日

金融监管的加强将是今年货币和信贷条件收紧的主要推手,如果操作不当,可能引发信用事件,带来信用市场的较大波动

财新PMI预示拐点隐现

2017年04月08日

财新中国综合产出指数降至半年来最低,经济短期内仍将保持扩张,但转弱势头已经初现,二季度或有拐点出现

评估特朗普上任“三把火”

2017年04月08日

截至目前,特朗普兑现其竞选承诺的努力大都失败,对另一些承诺作了修正甚至彻底反转立场

房地产税“搁置”背后

2017年04月01日

房地产税是财税体制改革重要一环。房地产税与现有房地产相关税费的关系是当下需解决的根本问题。改革的时机和力度、税制的具体设计、征管体制的完善等是难点

高储蓄率国家为何也有债务问题

2017年04月01日

国有银行给国有企业的贷款是准股权而非债权,是时候分清股权和债权了,不及时止损就无法前进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