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周刊|节育环遗痛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20年第40期 出版日期 2020年10月19日
可以听文章啦!
因节育环不良反应而身心饱受折磨的女性打官司讨说法,裁判尺度不一、举证难度大,维权之路异常艰辛
纱布上,一个刚刚从身体里取出的节育环。作为在中国曾经大规模推广的避孕方式,节育环出现在大众视野,往往与“疼痛”“鲜血”联系在一起。
《财新周刊》 文|财新记者 黄雨馨 实习记者 梁舒婷 图|财新记者 蔡颖莉
 

  两个共存了18年的节育环,从陆瑛体内取了出来。那是2017年4月底,这位浙江浦江县前吴乡的农妇觉得,“自己像重生了一样”。

  1993年生下儿子后,陆瑛响应计划生育号召,上了第一个环。六年后她被告知“环掉了”,又上了第二个。那以后,她的经期延长至20多天,身体虚弱早衰,无法正常生活;子宫压迫膀胱导致尿频,每隔两三个小时便要上一次厕所,一夜睡个整觉对她是一种奢求。

  距离浦江县300多公里外,与陆瑛同龄的滕优霞租住在上海西郊。滕优霞大部分时间躺在床上,一间月租金500元、面积不到20平方米的房间是她能活动的极限。肚子似怀孕六七个月大,虚弱、憔悴、行走困难,是滕优霞近几年的常态,而腹痛、下体严重出血已伴随她20余年。滕优霞和丈夫认为,这一切源于22年前在安徽繁昌县老家取环不彻底,导致她体内有节育环残留物。

  [《财新周刊》印刷版,各大机场书店零售;按此优惠订阅,随时起刊,免费快递。]

版面编辑:李东昊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敲诈勒索罪 张进 洛克菲勒中心 中国企业500强 深化改革 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 京张高铁 意大利公投将启动 朱明国 数字货币 龚正 e租宝登记平台 tpp协议 非洲象 钓鱼台七号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