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拧巴的人多么可贵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14年第32期 出版日期 2014年08月18日
初期的理想主义退潮后,沙滩上往往就剩下一群中年胖子,让你想象不出在那层脂肪里埋葬过一个充满理想的少年
□ 押沙龙 | 文

  小时候,老师经常让我们写《我的理想》之类的作文。碰到这时候,大家就写:我的理想是当科学家,为国家贡献发明创造;或者,我的理想是当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像我的语文老师王老师一样点燃自己照亮别人。结尾处最好再提高一下境界,“要振兴祖国,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什么的。那时候写作文选词儿就跟捞鱼似的,专拣肥大的下手,但有时候不免捞着捞着就捞错了。

  就像中学的时候,有个同学在作文结尾里说:我的理想是十一亿中国人民都勃起!他以为勃起就是发愤图强的意思,蓬勃奋起嘛。这个理想后来被辉瑞制药部分实现了,但这肯定不是他的本意。他念作文的时候,气氛就有点尴尬。王小波在杂文里讲过,有工农兵大学生说自己不知道太监是什么,他太太站起来说:“哎呀,我倒知道太监是什么意思啊。”最后被人问了个大红脸。我们班没有李银河,所以也没有哪个实心眼的人,大义凛然站起来说:“住口,我们还没有年满十八岁!”只是有人在偷笑而已。倒是后来有坏小子拿他开心:“你今天中国人民了么?”弄得他很没面子。

版面编辑:黄玉婷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