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司法改革新期待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14年第32期 出版日期 2014年08月18日
将依法治国的宏伟构思落到实处,首先要在人事领域推动专业化、精英化改革,借助员额制和职业分类制,让法官和检察官回归到适当的规模
2013年10月25日,薄熙来案二审宣判,山东高院裁定维持一审无期徒刑判决。图为法庭宣判现场。谢环驰/新华社
《财新周刊》 特约作者 季卫东
 

  中共中央政治局2014年7月29日召开会议,决定十八届四中全会将以法治为主要议题。这个消息与对中央政法委前书记、政治局原常委周永康问题的立案处理决定同时公布,具有强烈的象征意义:新一轮司法改革呼之欲出,从今以后中国势必迈入一个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时代。

需先在人事领域推动专业化、精英化改革

  毋庸讳言,因为受到苏维埃模式的影响,过去六十余年中国的基本特征是:小社会,大政府;小司法,大行政。

  自上世纪70年代末以来,通过若干个三中全会公报实现的改革接力,市场竞争机制逐步发育,创造了中国经济三十年持续高增长的奇迹。去年11月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全面深化改革的决定,首次强调市场在资源配置方面发挥决定性作用。在这样的前提之下,开始采取措施大幅度减少行政审批事项,逐级明确一份不断简化的权力清单。在政府放权的同时,进一步强调社会自治的意义,并且辟专章阐述依法治国的基本设想,把司法改革作为推动秩序转型的突破口。可以说,这是在对国家治理进行改造、重构,以便形成“大社会、小政府、好司法”的崭新格局,在“大社会”的基础上建构真正的社会主义法治秩序。在社会与政府此消彼长、互相调整关系的过程中,司法机关将扮演关键的角色。行政审批事项减少了,有可能增加“市场失败”的风险,也有可能再现中国历史上屡见不鲜的“被放任之自由”的弊端:弱肉强食,力量对比关系决定一切。因此,需要加强事中、事后的监控和救济。正是在这里,司法机关可以填补行政撤退后留下的权力真空,制裁不正当竞争活动和违法经营者,保护个人的合法权利。

版面编辑:邱祺璞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