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计生干部转型样本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15年第9期 出版日期 2015年03月09日
在中国人口红利趋减、“单独二胎”政策放开、上百万计生干部面临职能重心调整的背景下,由227个贫困农村地区家庭起步的“养育未来”计划,比单纯的早教措施承担着更为复杂、多面的期待
执行“养育未来”试点的基层计生干部秦玉禄在与孩子进行每周一次的互动。王晓红/陕西师范大学教育实验经济研究所
《财新周刊》 财新记者 徐和谦
 

  年关将近,西安东南方167公里外的地级市商洛全境积雪尚未融化。2月11日,星期三, 33岁的李波、31岁的颜淑霞爬上略陡的雪坡路,来到丹凤县商镇黑沟河村。这一天,这两位在商镇计生服务站供职的计生干部要拜访这个国家级贫困县当中的8名0到3岁的幼儿。

  同一天,同在商洛市境内的商南县魏家台镇,基层计生干部闫海春,也徒步走了3公里的崎岖村路,去拜访距离镇上还有七八公里远、家住阳波村的两岁半的女孩黄梓桐。

  若是在以往,这些计生干部们来到村里时,还不会像今天这么受欢迎。直到目前,中国部分基层计生干部的平均素质、专业化程度及执法观念仍然粗放;一些地方向百姓征收的超生罚款,仍未与干部的奖金甚至薪资脱勾;在许多地方,计生控管仍然是考核乡镇领导“一票否决”的硬指标。

  而如今已被国家明令禁止的大月龄打胎、强制引产,还有被引流胎儿的哭啼声,仍是一些在上世纪90年代就参加工作的计生干部们心中的阴影。

购买类型:

《财新周刊》付费文章,请付费阅读

版面编辑:邱祺璞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深圳毒跑道 深化农村改革综合性实施方案 缅甸大选 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 贾灵敏 哈尔滨雾霾 宁夏首虎被调查 艾宝俊 芜湖爆炸 京张高铁 中新项目落户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