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舒立观察】中美关系开拓新边界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16年第22期 出版日期 2016年06月06日
随着奥巴马政府任期届满,战略与经济对话这一机制也许会暂告一段落,或以新名称新面目延续,但对话的精神将传承下去

  在中美交锋不断、美国大选前景难测之际,第八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S&ED)和第七轮中美人文交流高层磋商备受关注。人们希望即将于6月6日至7日在北京举行的对话能为中美关系起到“稳定器”作用,并以具体成果为9月杭州G20峰会上中美元首会晤铺路。

  过往八年,在起起伏伏的中美关系中,战略与经济对话机制成为双方重要的沟通渠道。中美现有90多个对话和合作机制,其中,战略与经济对话因其对两国关系的战略性、长期性、全局性问题的关注以及与会者的高级别而最受瞩目,被美方称作“旗舰般”的机制。历次对话取得了丰硕成果。

  然而,自奥巴马政府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以来,中美两国因南海局势、网络安全、各自内部改革进程龃龉不断。近期,围绕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美国试图在朝鲜半岛部署“萨德”反导系统等问题,双方摩擦升温。日前,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撰文指出,“中美关系如此重要,我们不能允许其被南海问题所绑架。”我们深以为然。任何局部问题均不应绑架这一全球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中美关系走到今天,已然形成“你中有我,斗而不破”的局面。中美正不断寻找和拓展新的接触边界,双方已形成以增量合作冲抵存量摩擦的默契乃至共识。

  美国大选将在数月后见分晓。经验表明,每逢大选年,针对中美关系的噪音会较平时更加刺耳。在美国贸易保护主义倾向抬头、反建制力量兴起的当下,两国摩擦会更多,这并不出人预料。即便如此,稳定和提升中美关系犹可有所作为。

  中美经贸关系历来是两国关系的“压舱石”。不过,在这一领域,双方目前也面临一系列挑战;倘能稳妥处置,有望成为提升双边关系的契机。在对话前夕,美国财政部明确提出了美方数个目标,其实也均为中方关切的热点。

  在人民币汇率方面,美方希望中国继续向市场决定、双向灵活的汇率机制“有序转型”。中美政策对彼此和全球经济均有巨大影响,人民币贬值会导致竞争性贬值,而美元过快升息会导致新兴经济体资本大幅回流。双方决策自应基于国内情形,但亦应考虑政策的溢出效应,并尽可能加强沟通。近来,有个别外媒报道,中国央行人民币汇率市场化改革立场松动,央行随即澄清,市场化改革方向不变。显然,中美双方对中国深化汇率改革的方向没有异议,对改革的具体速度、力度和路径则需要及时沟通。

  在产能过剩方面,双方存在尖锐分歧。近来,G7峰会讨论了中国钢铁产能过剩问题。5月,美国商务部认定中国钢铁产品存在倾销和补贴行为,并课征极高税率的反倾销税和反补贴税。日前,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USITC)宣布,对宝钢、首钢、武钢等中国钢铁企业及其美国分公司共计40家企业发起“337调查”。中国钢铁企业面临彻底被赶出美国市场的风险。战略与经济对话前夕,美方提出,将敦促中国应对全球工业产能过剩问题,尤其在基本金属领域。当前,美国民粹主义情绪泛起,美国下任总统极可能在贸易方面持强硬立场。中国应当运用外交手段和法律手段,回应海外反倾销、贸易保护措施,必要时可采取报复措施,同时,也应切实推进供给侧改革,化解过剩产能。

  在久拖不决的投资开放方面,美方希望此次对话中,双方在双边投资协定(BIT)上取得进展。该协定谈判虽已举行20余轮,但进展寥寥。中方认为,美方的国家安全审查应更透明;美方则认为,中国给出的负面清单仍过于宽泛。中国已采取积极措施。3月初,发改委和商务部联合发布《市场准入负面清单草案(试点版)》,调整过去“政出多门”的市场准入管理体系,并力图对民资和外商一视同仁。但是,此举若要成为双边投资或BIT谈判的“催化剂”,还需在试点基础上,在具体开放领域上有实质性拓展。当然,美方亦应相向而行,满足中方的关切。只要价、不让步是不现实的。

  此外,美方还提出,将与中方探讨在美国设立人民币交易中心。自去年下半年以来,美国政商两界不少人士即为此奔走。这显然是认识到人民币国际化的长期趋势,谋求参与,在未来人民币业务中分得一杯羹。

  倘若在更广泛的领域,中美双方都能本着共赢、务实的精神,吸取美方在亚投行问题上自闭的教训,双边关系就有望行稳致远。

  自1979年建交以来,中美双边关系历经风雨,却总能化险为夷,端赖太平洋两岸决策者谋全局而非谋一隅之战略眼光。随着奥巴马政府任期届满,战略与经济对话这一机制也许会暂告一段落,或以新名称新面目延续。无论如何,对话的精神将传承下去。对未来的中美关系而言,没有什么比良好和有效的沟通更重要了。

  (本文为2016年6月6日出版的《财新周刊》第22期社评

版面编辑:邱祺璞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