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编辑絮语·张继伟】赫拉利的天问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17年第5期 出版日期 2017年02月06日
可以听文章啦!
当自由意志成为预装的程序,近500年来形成的人文哲学将何去何从?
本期值班主编 张继伟

  春日好读书。手边有本尤瓦尔·赫拉利的新书《未来简史》,与它风靡全球的前传《人类简史》一道,回答的是“人类从哪里来、现在在哪里、将来向哪里去”这一类大话题。镇日长闲,正宜把玩。

  作为犹太同性恋、素食和动物保护主义者、冥想爱好者,赫拉利可谓少数族群的N次方。他对上述命题的回答兼具尼采和奥威尔的风格,即在生物科技人工智能的不断进取下,人类几万年形成的生化算法将败给战胜死亡、人机结合的智能超人;人类与动物并无本质差异,将被赶回动物农场;人类未来掌握在硅谷和华尔街少数狂人手中,有可能重回1984。

  这一论断夹杂了诸多哲学玄想,尽管有扎克伯格这样的潜在“智神”背书,仍然有着强烈的好莱坞色彩。生物科技何时能够战胜死亡、人工智能何时能全方位超越人脑,目前尚无定论。赫拉利更让人感兴趣的,是其生物史观之下对人类自身定位及社会理论的反思。在赫拉利看来,科技和宗教都无关真理,一个唯力是求,一个追求秩序。宗教改革以来,科技与人文主义签订的浮士德契约,促动了科技的无节制发展,目前两者的平衡已被打破,人类需要重估一切价值。

  君子可欺之以方。一旦算法洞悉人性,将人类的现有建制玩弄于股掌之中,并不是多么遥远的事情。在游戏层面,阿尔法狗横扫千军,证明人类自生自发习得的经验、直觉和算力,在AI面前与巫术无异;在现实层面,人类最先沦陷的是信息传播领域。社交媒体的大数据,可以精准地掌握个人喜好,驱使大众成为制造、传播特定信息的志愿者,进而批量改造人们的世界观。在此,媒介不再是人之延伸,而已经是人之主宰;在交易层面,市场波动的动物性特征,也完全可能被AI捕捉,演生为制造行情的获利之本。资本市场可以是操纵的游戏,自由意志可以是预装的程序,近500年来形成的人文哲学将何去何从?

  《未来简史》给不出答案,结尾留下的思考题堪称天问:智能和意识哪个更重要?当然,赫拉利或许过于悲观,人类可以抑制住核按钮,也应该能够寻找到智能与意识的平衡。重要的是,面对掌握巨大权力的科技先知,面对进步主义的诱惑,人们能做的不是只有欢呼和拥抱,还可以像保守主义鼻祖埃德蒙·伯克那样,反思一下什么是人性,什么是可欲的未来。

张继伟
张继伟

版面编辑:张柘
文章很值,赞赏激励一下
赞 赏
3人已赞赏
赞赏是一种态度
  • 1
  • 3
  • 6
  • 12
  • 50
  • 108
其他金额
其他金额(元):
赞 赏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