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最厉害的毒药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18年第26期 出版日期 2018年07月02日
眼鼻舌身都失陷了,照理类推,还该有耳朵听见即中毒的“闻毒”,以及心里一想到就中毒的“念毒”。毒药何必一定是具体的物

  文|张宗子
  作家

  周作人的文章里有好几处讲到毒药,如《碰伤》:“佛经里说蛇有几种毒,最厉害的是见毒,看见了它的人便被毒死。清初周安士先生注《阴骘文》,说孙叔敖打杀的两头蛇,大约即是一种见毒的蛇,因为孙叔敖说见了两头蛇所以要死了。但是他后来又说,现在湖南还有这种蛇,不过已经完全不毒了。”上世纪50年代倡议“百花齐放”,他写了短文《谈毒草》,刊登于著名大报上,针对“花里边有毒草,不应该放”的言论,提出不同意见,说“毒草如有花,应当一律开放,参加比赛,如毒草没有花,那就没得可放,不关他的毒不毒。”文章只三段,中间一段稍稍发挥说:

  [《财新周刊》印刷版,各大机场书店零售;按此优惠订阅,随时起刊,免费快递。]

版面编辑:张翔宇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