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大牧场运动落幕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19年第38期 出版日期 2019年09月30日
奶价已经上行到近三年来的峰值,然而资本还在消化上一轮大牧场投资热的后遗症
牧场在国内产业链中处于弱势地位,建立利益共享机制才能解决问题。
 

  文|财新周刊 沈欣悦

  不到十年,中国大牧场的投资从炽热到冰点,最后变成了烧不开的温吞水。

  名噪一时的东北牧场辉山乳业因财务造假深陷债务危机,在8月终于等来重组转机,欲接盘者却寥寥。全球最大乳品出口商恒天然在中国的牧场也在寻求买家,但高企的成本让各路资本望而却步。在此之前,现代牧业中国圣牧已经放弃自建渠道,彻底“卖身”下游,作为奶企巨头调节成本的杠杆。

  “资本对中国的牧场已经过了高期望区间。”一位曾经在中国投资两家牧场的海外投资机构人士直言不讳。2012年,他在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信心满满,称中国巨大的消费市场能够撑起数个恒天然体量的巨头公司。

  参考重要经济数据,推荐查阅财新数据通【CEIC库】

版面编辑:张柘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