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随笔|教我如何不想他——记赵元任先生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22年第13期 出版日期 2022年04月04日
在上个世纪四分之三的岁月中,他踪迹遍四海,所闻所见,他感兴趣的都一一笔录在案,长短不一,翔实可考
赵元任(1892—1982)

  文丨张洪年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香港中文大学荣休教授

  1968年,我正在上研究院,每天都在办公室里埋头工作。有一个早上,屋子里还开着空调,但窗外已经是凉风有信,秋意渐浓。工作人员突然传来消息,说下午有学者来访,是赵元任先生夫妇路过香港,专程来研究中心和周法高老师见面。

  我们这些后生小子,都在上语言学的课,天天在啃赵先生的文章。想不到会有这样的机会,能一睹大师风采。尤其是我当时正在参与翻译赵先生的《中国话的文法》,有缘拜见,心底里更有说不出的兴奋。

  [《财新周刊》印刷版,各大机场书店零售;按此优惠订阅,随时起刊,免费快递。]

版面编辑:李东昊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