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随笔|硕士毕业后,我又参加了高考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22年第27期 出版日期 2022年07月11日
有一天,我偶尔翻到高中的毕业照,看着曾经的学霸们如今大多在为生计打拼,似乎毕业就是学习的终点。而我还能如此恣意妄为,重回考场,这真是一种奢侈
 

  文|行李
  独立撰稿人

  2022年6月10日中午12点30分,当收卷铃声响起的时候,我体会到了久违的轻松。看着生物考卷上自己一本正经胡编出来的答案,我已经懒得去想最终的分数。总之,这场备战了半年多的高考终于结束了。

  这是我时隔18年后重新回到高考考场。因为我想学医。

  我此前的专业是民族学/人类学,硕士毕业后做了几年学术出版社的编辑,裸辞后在胡同开过小卖部。2020年第一波疫情发生的时候,我碰巧在湖北做义工,滞留在武当山的道观里。铺天盖地的负面新闻让我感到空前焦虑和恐慌。我觉得,曾经学过的人文社会科学理论忽然显得很无力,既不能有助于抗疫,也不能让自己感到安心。彼时的武当山金顶太和宫,已经因封山而在物理意义上与世隔绝,被病毒感染的几率很低,但我仍然不免担心。

  [《财新周刊》印刷版,各大机场书店零售;按此优惠订阅,随时起刊,免费快递。]

版面编辑:吴秋晗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