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1111111
财新通行证

显影|“野蛮生长”时期的深圳——摄影师余海波的新移民记忆

2021年03月08日第09期
在上世纪80年代末,余海波成为千千万万闯深圳的新移民当中的一员,踏足这片生机涌动,遍布可能性的土地,眼前的一切让他目眩神迷。在之后的时间里,他“发疯”般地奔走在城市的街头巷尾,对其进行全景式的记录。除了城市不断变动的天际线、身影匆匆的淘金客、不断涌现的商业形态,他还将镜头对准酒吧里忘情舞动的年轻身体,妆容出挑、着装前卫的摩登女郎,大芬油画村与西方经典对话的赤膊画工⋯⋯正是这些丰饶绮丽的文化生活,连同蓬勃的市场经济一起,让深圳成为吸引天南海北追梦者的强大磁场
news 原图 01.2006年2月,大芬油画村,画工和他们的复制的油画作品。

  图、文|余海波(特约)

  约定南下深圳的那天晚上,珞珈山整夜不停下雨,百年校园沐浴在春雨之中。我和同学兰志平、熊安平在枫园五舍房间里喝酒,酒是从楼下小店买的“红高粮”,1.6元一瓶。我们的话题就是去深圳寻找一个梦想。窗外枫叶不时作响,我们赤着背把酒当歌。

  1989年3月26日凌晨,满怀旅途疲惫的我持着边境证在南头关检查站下车,准备进入深圳。检查站的验证长队有六七十米长,全是大包小包的,好像是一次重要远征,每个人脸上神情严肃。那天夜空上没有星星,十几米高的关口路灯在灰霾的折射下笼罩着人流,把人的面目照得灰黄灰绿,气氛冷峻而又紧张。特检大厅入口是用钢管焊接起来的围栏,死死包围着一双双充满期待的眼神,涌动的行李在人流上空晃来晃去,时不时有人尖叫或粗喊。


版面编辑:吴秋晗

财新网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财新传媒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

如有意愿转载,请发邮件至hello@caixin.com,获得书面确认及授权后,方可转载。

推荐阅读

【周末深阅读】阿里收缩

财新周刊|汽车央企再战新能源

全球病毒性肝炎死亡数攀升 WHO倡议调整防控策略

中央汇金半年来斥资近50亿元增持四大行

聚焦|留守儿童成年后是否更容易犯罪?来自监狱服刑人员的实证证据

财新移动
说说你的看法...
分享
取消
发送
注册
 分享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