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我不是国学大师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14年第36期 出版日期 2014年09月15日
汤一介(1927-2014)哲学史学者
汤一介说, “如说我想让孩子们白什么人生道理话,我希望他们道:自由的思想最重要的。 ”资料图片
□ 刘芳 | 文

  尽管不少人将汤一介称为“哲学大家”“国学大师”,汤一介本人却很不认可这个称呼。他曾说:“我觉得我没有资格当大师,而且自上个世纪后半叶到现在为止,我也没看到一个真正可以称得起‘大师’的学者。”

  相比哲学家,他更认为自己是一个哲学史家,因为自认并未创造一个系统的哲学体系,而是不断提出新的哲学问题。

  他将儒学发展划分为三期:先秦儒学、宋明理学,以及近百年以来在西方思想冲击下发展起来的现代新儒学。在他看来,由于“五四”运动以来倡导民主与科学,现代新儒学将很大力量用于论证“内圣”之学能够开出适合现代民主的“外王”之花,以此来维护中国传统中“内圣外王”的格局;同时也在论证“心性”之学经过“良知的缺陷”可以开出科学的认知系统,以便使中国哲学可以成为与西方哲学并立的知识论体系。“可是我认为,我们似乎不必从这条路子来考虑中国哲学的价值和意义。”

版面编辑:王影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