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但愿此生长如少年时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15年第17期 出版日期 2015年05月04日
任何时候,观念都是对一个人最大的压迫,远甚于警察、家庭和金钱
文 | 云也退

书评人

  某日我坐火车,邻座孩子,刚会蹒跚走路,从椅子上爬下来,挥舞着胳膊去探摸外界。他很兴奋,颠颠簸簸走到车厢后头,被一扇门挡住了去路。他回头看了妈妈一眼,咧嘴大哭。那时我脑子里蹦出了《滕王阁序》里的句子:“阮籍猖狂,岂效穷途之哭?”当初读书时被我一笑而过的疯人行状,突然间,有了一个现成的解释。人生的一个妙处就在于,当初或懵懂或忽略或遗忘的,时间终会给你答案,或教你重视,甚或安排一次重逢。

  中国古诗,在一些爱讲西诗的现代诗人和评论家看来,只宜离愁别绪、山水风情、彼此酬答而已,他们可能认为古诗格律固定,意象也有点单调吧。然而,那些流传下来的、知名度最高的古诗,却都有一份“走心”的力道。就说阮籍,82首《咏怀》诗,选家把这首置于首位,显然是很有想法的:

版面编辑:邱祺璞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