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奶奶的葬礼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17年第10期 出版日期 2017年03月13日
可以听文章啦!
一方面,人们要用严格的规矩来强调逝者的地位,直到悲伤也成为一种表演。另一方面,葬礼有时会把人性扭曲的一面展露无遗
有人建议到了夜间12点的时候,把客厅和院子的门都打开一条缝,这样老人才能顺利地离开家上路。
文 | 韩浩月
 

作家

  下午时分,二叔打来了电话,聊了四五分钟。挂掉之后,表姑的电话紧接着打了过来,说的内容和二叔是一样的。

  接完这两个电话,站在客厅中央对孩子的妈说了一句话,“我该回家了。”她望了我一眼。这么多年她知道,她可以把我从各种场合与关系中抢夺回来,并把我变成一个以小家庭为绝对核心的人,但每当我那个总人口达五六十人的大家族对我发出呼唤时,我总会在第一时间奔去,不可阻挡,音信皆无,直到事情结束,才满眼血丝、唇裂面干、疲惫不堪地回来。

  傍晚时分,把女儿从幼儿园接回家,开始收拾行李。这次回老家的理由是,奶奶已经走到了生命的最后时刻。

版面编辑:刘潇
  • 此篇文章很值
  • 赞赏激励一下

首席赞赏官虚位以待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