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专栏|奈何离婚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20年第3期 出版日期 2020年01月20日
可以听文章啦!
企财与家财各有各的边界,不可越雷池一步。否则,债务极有可能穿透公司的有限责任而直抵家庭,刑责将追缴罚没违法所得而殃及家庭
文丨于永超

未名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一场百亿离婚诉讼,两厢情愿,似无争议,却迟迟不见判决落地。私募界的徐、应离婚案吊足了公众的胃口,却毫无剑拔弩张、硝烟弥漫,怎么也看不出散场的氛围。

  女主应,曾有三次公开说明:从2019年七夕在《关于离婚案的一点说明》中表达“苍天在上,我要离婚”开始,到11月13日发表《关于离婚案的第二次说明》,再到12月23日感慨“人生几度春秋,经不起似水流年”,直言“说到离婚案,我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版面编辑:吴秋晗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政法委书记 中科招商 楼继伟 量子卫星 方洪波 引力波 银河证券 启东事件 非洲象 司法改革 国九条 宏观调控 三个有利于 卖座网 曹永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