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随笔|百年张爱玲:弃世的神秘意义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20年第36期 出版日期 2020年09月14日
可以听文章啦!
生于百年前的九月,死于二十五年前的九月。在纪念她的日子里,不需要去解释她弃世的缘由,而需要释放这弃世的意义。一个曾经的大家闺秀,流落异乡,挨到晚岁,多年在经济窘迫之中,早已无力支撑起码的体面,给她留下最后的体面,就是不谋面,乃是典雅的弃尘之道,现代人却不懂这一层
文| 傅肃

作家

  上世纪90年代中期,我曾跌进一种莫名的迷茫,在悲痛欲绝中发誓要远离尘嚣。可当我真正做到避世之后,却竟然又有些茫然起来。孑然一身的滋味并不是卸下种种名利抱负后的轻松,或疏离人群后的安全感,而是个体的干瘪和软弱、内在的枯竭和更大的不安全感。个体在世的含义是什么?在中国人的社会里或中文世界里,维系知名度的意义何在?不假外求,又不能与“天”沟通,靠家庭亲情为惟一支柱,行吗?先前,我只有社会一端,并依赖过度,陷入过深,如今快要拔出,而信仰和家庭两端尚未形成栖息地,个体在游离飘忽中⋯⋯

  [《财新周刊》印刷版,各大机场书店零售;按此优惠订阅,随时起刊,免费快递。]

版面编辑:张翔宇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意大利公投将启动 曹建海 启东事件 钓鱼台七号院 北京市委书记 埃博拉病毒 孙立平 肖亚庆 祁斌 宏观调控 转移支付 陈一新 高澜股份 人工心脏 方洪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