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答阿坚的批评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15年第28期 出版日期 2015年07月20日

  文|陈嘉映
  首都师范大学哲学系教授

  中国学界——如果这个特定描述语的指称竟不是空集——一向只听到吹嘘与自我吹嘘,别的什么界什么场什么圈也差不多。倒是阿坚他们那样不多的小圈子,看来拿什么都不当正经,有时批评与自我批评却来得气势汹汹。这还不是因为他们反正不正经——由于批评猛烈或尖刻而不欢而散而翻脸的事儿时有所闻。跟那种猛烈和尖刻相比,阿坚对《何为良好生活》的批评太温柔了。我想,主要是因为自打我们三十几年前相识,我一直比他年长几秋。或者也因为公共批评总要比在小圈子内部批评起来克制几分。

  [《财新周刊》印刷版,各大机场书店零售;按此优惠订阅,随时起刊,免费快递。]

版面编辑:邵超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