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现代“霸权”的形成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16年第10期 出版日期 2016年03月14日
成就全球事功者,首要条件,是邦有道。邦无道,连家门口都迈不出去,更别提行走列国江湖了
文 | 刘苏里

万圣书园创始人

  英文hegemony或supremacy,汉语流行翻译成“霸权”,很少译成“盟主”“至高权力”或“领导权”。比如金德尔伯格《世界经济霸权1500-1900》一书,这里的“霸权”,明明是“领跑者”之意。

  中国古代,讲“王道”“霸道”。“霸权”之译,大约与此有关。只要牵涉“霸”字,必是贬义。依我看,王道霸道,与其说区别在于王霸,不如说共同点在于道。

  英文中的hegemony或supremacy也在进化,与中国古代概念对应,类似“盟主”;作现代中性理解,类似“领导权”;江湖用语,就是“当大哥的”。如此,不管称呼它什么,其内在含义就呼之欲出了。盟主、领导权、当大哥,靠什么?武力么?历史上膀大腰圆的帝国还少?使钱?行,但非惟一。武力加金钱?历史经验告诉我们,或许得逞一时,却很难长久,现代苏俄帝国是个典型案例——穷尽国力,盟主地位维持不到半个世纪,且非最大盟主。

  [《财新周刊》印刷版,各大机场书店零售;按此优惠订阅,随时起刊,免费快递。]

版面编辑:刘潇
推广

视听推荐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有其屋 高澜股份 东江环保 王晓东 强奸罪 贯彻新发展理念 好大一棵树 量子卫星 昆明火车站暴恐案 十八届五中全会 王儒林 李克 一期一会 郭广昌 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