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文章辞力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18年第19期 出版日期 2018年05月14日
我希望别人“老而严”,自己是不愿意到达那个阶段的,我愿意一直“壮而肆”。这说来也不难,一要精力充足,二要心情愉快

  文|张宗子
  作家

  宋人吕大防读过杜甫年谱后总结说,细察杜诗文辞的功力,有一个特点,就是“少而锐,壮而肆,老而严”;不是文章妙手,到不了这个境界。

  胡仔在《苕溪渔隐丛话》中进一步发挥说,我读苏东坡贬谪到南方以后的诗,和杜甫避乱到夔州后的相似,正是所谓“老而严”者。老年的诗文,能够毫不松懈,法度谨严,非常不容易。胡仔说,不仅他这么看,黄庭坚和东坡的弟弟苏辙也都这么看。苏辙说,“东坡谪居儋耳,独善为诗,精深华妙,不见老人衰惫之气。”黄庭坚说,“东坡岭外文字,读之使人耳目聪明,如清风自外来也。”都觉得他越写越好。

  [《财新周刊》印刷版,各大机场书店零售;按此优惠订阅,随时起刊,免费快递。]

版面编辑:吴秋晗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