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专栏|常识、逻辑和爱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22年第25期 出版日期 2022年06月27日
太阳底下并无新事,孔子当年说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今天人的心里变幻莫测,穷追到底也无非那些旧情感、旧道理
忽而悔其少作,忽而又觉得,十几二十年前写下的东西,居然与时下并不违和。图:视觉中国

  文|杨葵
  作家、策展人

  1987年,我第一次在文学刊物发表作品,30多年过去,一共写了大约200万字文章,有9种个人文集行世。前几年,出版社几次约我出文集,我对写过的东西大部分不满意,所以一拒再拒。

  不满意是针对写作水平而言,不过这只是拒绝原因之一,羞于启齿的主要原因是,互联网发达到今天这样,公众表达早已没有壁垒,涌现出太多写文章的高手。而且他们写文章,从内容到形式都很新颖,节奏越来越快,气势越来越磅礴,这都让我常常自省,我这种节制、克制、仍在斤斤计较遣词造句的文章太过时,哪还有人愿意读。承认过时很丧气,所以一直不承认。

  [《财新周刊》印刷版,各大机场书店零售;按此优惠订阅,随时起刊,免费快递。]

版面编辑:鲍琦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