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随笔|各色的德国人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22年第37期 出版日期 2022年09月19日
他买了一批闹钟,按茶的说明把闹钟设置好不同的时间。茶客都听话,乖乖坐好,或读书,或看报,或干等。闹钟一响,手忙脚乱,开始倒茶。茶馆里闹钟铃声此起彼伏,场面滑稽可爱

  文|谢侯之
  软件工程师

帕普与管风琴

  那年夏天回北京,去看史铁生,临走,希米送了我两本书,说“这书写挺好”。我拿眼睛扫了,看到书名是《北方人的巴赫》。音乐是听的,不是写的。心想着这本书和其他写音乐的书类似,说说心绪感觉什么的,或插上段作者的逸事。也没翻,回来就把它放到了书架上。

  注定有一天,我该与它照面了——这是用的史铁生句式。那个周末,一上午暴雨,又打雷又打闪。潮湿湿,凉飕飕,没法不犯困。我赶忙拉帘子,爬上床,白日做梦,昏睡了一大觉。爬起来,啊哈,真好,天晴了。一拉开窗帘,洗得干干净净的阳光,哗啦啦全倒在了脸上。难得这时光明媚灿烂,想看书了,想看本好书。我转头找,看到窗子旁边书架上那本《北方人的巴赫》,想到希米说的话,“这书写挺好”。伸手取来,坐下读。

  [《财新周刊》印刷版,各大机场书店零售;按此优惠订阅,随时起刊,免费快递。]

版面编辑:许金玲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