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查理周刊》血案余想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15年第7期 出版日期 2015年02月16日
如果我们要努力维护文化多样性,要站在弱势文化一边与强势的西方文化抗争,那我们不是该十倍更加警惕那些容不得任何异见的极端主义吗
□ 陈嘉映 | 文
 

首都师范大学哲学系教授

  2015年开始没几天,伊斯兰极端主义者袭击法国《查理周刊》,残杀画家与编辑。人们到处谈论着这场血案。也是在新年伊始,另一批极端主义者在尼日利亚制造了巨大惨案,不仅屠杀的规模大得多,而且,被屠杀的更多是妇女、儿童、老人。听起来,人们把注意力集中在前一惨案上似乎有点儿势利。其实不然,至少不尽然。以我个人论吧,在法国,我有不少朋友熟人,我在法国工作过,旅行过,我相当熟悉法国的历史,曾从法国文化汲取不知多少营养。如果我可以有不止一个精神故乡,法国定是其中之一。我在巴黎找路,也许比在上海还容易些。我想,多数人像我一样,对法国比较亲熟,对尼日利亚没有多少亲熟感。当然,有些人不是这样,例如那些从万里之外奔赴西非去与埃博拉抗争的白衣天使。我只是想说,像大多数人这样,像我这样,对发生在巴黎的惨案更加关注也许无可厚非。

版面编辑:王影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埃博拉 国家统计局数据库 香港经济 孙立平 总统辩论 李雅 三个有利于 银监局 胡新娜 商誉 莆田系 祁斌 陈小鲁 冀中星 债券基金